第一章 天下将乱,飞鹰传书

听书 - 一剑落江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陆纷争,王朝更替,又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到来,曾经的大华,经历了百年的风雨残损,随着统治者的安逸奢靡的腐蚀,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静静等候着死亡,往昔的辉煌已深深埋葬在那一座座破败的城池之下。

大华帝国,百年前一代雄主凯千华所创,在而立之年一扫天下四国,结束了近两百年的混乱时代,形成了与北方大元帝国,西北草原诸部的三足鼎立之势。

曾几何时,也无比的辉煌繁荣,江湖天下,形成一番独特的景象。武者侠义,仗剑天涯。军人铁血,保家卫国。来之不易的和平,人人都格外珍惜。

曾几何时,出了多少英雄人物,铁骑一次次的扫荡草原,让草原诸部臣服;击垮了大元帝国的传奇军团,使敌人闻风战栗,让其子孙代代俯首称臣。

大华的子民哪个不为自己的帝国而骄傲,为富足的生活而喜悦,为平凡庆祝,若有反叛又有几人应和,若有来犯者,人人都是带甲守土之士。

而如今帝国的土地上却狼烟四起,一批批的叛乱的铁血镇压,换来的是更多受尽压迫折磨不想再哭泣的人们拿起身边的武器起身反抗。

如果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还有什么能阻止那滔天的怒火?

曾经的愤怒,屈辱,不甘,慢慢积累,最后,既然跪着都没有活路了,那就站起来反了吧!

也不知道叛乱最先是从哪里开始的,不过也没有人在乎,仿佛就如星原之火般一夜间四处都是杀喊声了,在那些曾经卑躬的,被视之如猪狗的瘦弱身体里,爆发出惊天的力量。

然而最初不过只是为了活下去啊,这个理由诉说出了多少的悲哀与凄凉。

呵,既然卑微的连生存的权力都没有了,那不如拼一把,毕竟万一能赢了呢!

又是一个乱世,无声来临了……

看尽天下,旧的贵族在残喘抵抗,以维持那舍不得的富贵;新的枭雄不断登场,追逐那人间顶峰。

世家,贵族,逃不出这场天择的争霸,强者为尊。

江湖,天下,都已卷入时代的大潮。

至于平常的人家,只是牺牲品罢了,在这场逐鹿中,无人能够幸免,这是血与泪的时代,是深渊也是机遇,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时代。

……………………

极南之地,雪山连绵,无尽的白茫。在万里高空中,却是只浑身黑色,颈上倒插根金羽的雄鹰,黑亮的色泽,每根羽毛都像锋锐的利刃,金羽在光辉下灿灿发光,说不出的神俊。锐利的双眼俯视着苍生大地,一声清鸣,继续振动双翅,飞向远方……

世有高峰,无所及南望,一峰立而天下止。南望山脉,域碑所书三奇地之一,数千里雪山,南望峰立于其中,自有史三千载以来,从未有人能越过南望峰。

传说峰顶是仙人居所,在南望峰后是一片极乐圣土,无数奇人异士都想翻越南望山脉,但古来无人可成功,世人皆唯望南而叹,由此最高峰取“南望”之名。

南望山脉终年雪覆千里,大大小小的山峰,雪融后的水涧,奇特险峻的地势。陡崖峭壁,寒风冰谷,环境极其恶劣,不要说住人,就连动物都难觅几寻,也就变成了与世隔绝的地方。

从空中俯瞰,在一座不起眼的高石之上,有一凸起,似与它处无异,但细看之下却是一头浑身雪白的小鹿,一双短角,小巧的身躯看起来娇弱无比,却在这荒凉雪山中懒散伏卧,烊烊欲睡的双眼,四肢随意的展在雪中,慵懒的小睡着。

突然,从空中一声清鸣声传来。使白鹿的耳朵猛的竖起,小脑袋一抬,四蹄一收,猛然跃起,神采奕奕,哪里还有刚才的懒散模样。

抬头乱扫,盏茶过后,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顿时显得十分兴奋,原地转着跳了几下,一个跃身,向旁边的一条斜谷跃去。

在白鹿左拐右转的穿过几个小山洞,跃过几条山涧后,地面上渐渐显露出一抹绿色,一些植被显现于山石崖壁之间,最后展现出一片绿地,还有几片树林,一片生机盎然,宛若人间仙境。

若让外人看到定会及其惊讶,天下皆知南望山脉环境极劣,自古史记无人能越南望峰,与其环境也有一定关系。

《河山录》也有诗评曰“南望白茫八千里,飞鸟尽绝人难觅。”而此处却有植物生长,怎能不让人惊奇?

在这山谷一个山洞中,四壁嵌有书架,放满了书籍,中间一石桌,两木椅,桌上散落着几本书籍。旁有一石床,床边有团绿,却是一片青草堆积,不知是为装饰还是它用。

石床上一男子盘腿而坐,着一身青色劲装,虽然有的地方已有些发白,还有些补丁,但十分整洁,不染一丝尘灰。

男子看面相也就二十多岁,一张耐看的脸,虽不是十分英俊,但上面两道眉却十分的好看,而此时男子闭目凝神,偶尔微皱眉头,却不知是想到些什么……

在其身周围绕着一股无形的气流,气流好像是有生命一样来回游走,时聚时散,玄妙万分。

细细看去,身旁的劲气在绕身不断旋转,缓慢的逐步上移,在头顶形成了一个小型漩涡。而且还在不断汇聚周身的气道,使头顶的漩涡慢慢变大,从拳头大小直到脸盆大小,过了片刻又恢复原样,但其中的劲道却更暴烈了几分。

此时,男子仿佛进到了一个很奇妙的境界中,如同融到了自然当中,能感受到万物的规律,事物的万般发展,星罗万象,聆听着万物之声,感悟着万物之形。

从洞外穿来了风声,雪水融化滴落山石的嘀嗒声,万物生长的跳动,还有不断接近越来越响的蹄子击打草地的清脆声……

一道白影突兀的闪入洞中,青衣南子慢慢睁开眼睛,浑身的气势一收,绕身的气流轰然散尽,劲风卷的石室中的书籍哗哗作响。

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犹如破开黑夜的一道光芒,但却又在转瞬间被那温柔代替。

男子看着在面前来回乱跳的白色小鹿,嘴角不由上扬。

伸出手,男子抚摸着白鹿因雪水融化湿滑软软的小脑袋,白鹿一副享受的模样,任由男子抚摸着,还不时地主动磨蹭。

但不一会儿,白鹿仰头叫了起来,灵动的眼镜快速闪了几下,很是兴奋晃了几下小脑袋,用巧小的双角拱了拱其手心,然后咬着男子的衣角向外扯去。

“咦?小白今天很兴奋啊……”

“……”

“哎哎,不要扯了,跟你出去……”

“……”

“乖,要破了,快松口……”

“……”

男子哭笑不得的被白鹿小白一点一点的‘咬’出了洞外,正在小心的挣扎脱离其魔嘴时,不经意间听到了一声清鸣,让发牢骚的男子呆了呆,停下了动作,抬头望向了天空,微眯双眼,小白也很有灵性的抬头,一人一鹿抬头向天,旁边若有人,这画面定会让人忍俊不禁。

过了片刻,看到一个黑点慢慢变大,最后显现出只神俊的雄鹰,颈上闪着一点金光。男子的微微张了张嘴,一直没有太大表情的脸上出现了抑制不住的喜色。

这时小白也松开了利嘴,雀跃着奔跳,嘴里不住发出愉悦的叫声。黑鹰也在男子头上来回盘旋,不断发出清脆的声音。

此时男子脑海里不由空白了片刻,但随即浮现出了一倒倩影,回忆起了曾经的点滴,想起了她的一言一笑,想起她缠着自己讲故事靠着自己慢慢入睡,想起她刚刚学会一套剑法时的兴奋与喜悦,想起她和小白在雪谷里玩闹,想起她……

曾经的过往在眼前不断跳跃闪现,让嘴角的笑意也更深了几分,好怀念啊!

吹了一声口哨,天上的黑鹰清啸一声,几个闪动,迅速的落了下来。

待黑鹰落于肩上,看到在其身上绑的书信,本是充满期待双眼中不由的滑过一丝的失落。

“没回来呀!”

男子喃喃道,语气里透着几分落寞。

摸摸黑鹰的黑亮的羽毛,让其静下来后,小心的拆下书信,放飞黑鹰,慢慢的将信展开,字不多,但让男子拿信的手一紧,双眉一皱,笑意也已然不见。

虽然脸上回复了往常的波澜不惊,但眼中透露出的些许怒火,忧虑,不安……却映出了他此刻不平静的内心。

信上却是写着:“天一师兄,洛水城。”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