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盘天之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好像是杨秀梅的声音。”

王开耳朵一动,将肩上的一大捆干柴放下,脚步顺着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声音是从院墙角落里传来的,那里长满了野草,很少会有人去那里。

王开伸手拨开杂草,一对衣衫不整,模样亲密的男女,顿时出现在他的目光中。

“杨秀梅,竟然真的是你,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王开看着那名女子,忽然瞪大了眼睛,蹭蹭蹭一连后退了三步,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为什么不能是我,你只是一个地位卑贱的粗仆,连养活自己都难,根本没有能力,让我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我自然就要找一个远超你十倍的男人。”

“远超我十倍的男人?”

王开脸色苍白,如遭雷击,失魂落魄。

忽然,他一双拳头瞬间紧握了起来,攥得嘎吱嘎吱作响,如同一条受伤的野兽般,猛地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躲在杨秀梅身后的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就是你说的远超我十倍的男人?你让他站出来,我看看到底是谁,缩头乌龟算什么本事?”

“哼!看在杨秀梅是你未婚妻的份上,我本来不想跟你一般计较,可你竟然敢骂我是缩头乌龟,那这件事情就不能善了了。”

那名男子冷哼一声,从杨秀梅身后走了出来。

他容貌极其英俊,剑眉星目,身材修长,一脸的傲气,看样子地位不低,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迫人的气势。

“百草园管事,宋海圣,竟然是你?”王开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名男子。

“是我又怎么样,你区区一个砍柴的粗仆,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我今天就让你知道骂我的人是什么下场。”

宋海圣眼神一冷,手中顿时甩出了一根长鞭,犹如灵蛇出洞一般,威力极大,鞭梢在空中飞舞,震荡出了爆鸣。

“不好。”王开脸色一变,心底陡然冒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这一鞭竟然朝着他的嘴巴飞来。

打人不打脸,这宋海圣摆明了是想要狠狠的给他个教训。

“如鱼得水。”

王开匆忙之中脚步一动,如同一条钻进海里的大鱼,灵活无比,左右摇摆,身形晃动之间,消失不见,等再出现时,已经横窜出了十几米的距离。

“你倒也还是个人才,这只有一半功法的鱼龙惊涛功,竟然被你练到了这个地步,可惜,你就算学完全部的鱼龙惊涛功,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宋海圣冷笑一声,手腕急速一抖,那长鞭好似活过来一般,啪的一声脆响,竟然在半空中直接打了一个弯,紧追着王开的身影就甩击了过去。

这一下可真是惊险到了极点,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刺啦啦,刺啦啦。

长鞭的速度快到极致,形成重重幻影,空气都被撕裂开来,发出令人心悸的风雷声。

“不好,躲不开了。”王开双脚刚刚落地,耳朵之间就听到劲风撕裂,空气爆炸声。

一根长鞭,好像破开虚无的九幽藤蔓,凭空出现在自己眼前,鞭风刺激得嘴皮子都疼痛起来。

王开感受到这个气机,本能的缩了缩脖子。

那鞭梢如同灵蛇甩尾一般,啪的一声脆响,恶狠狠的抽打在王开的脸颊上,巨大的力道,让他在半空旋转几个跟头,方才重重的落到地上,溅起大片灰尘。

“你这是什么武功?我知道了,宋海圣,你竟然敢偷学永安王府的武功,这可是犯禁忌的事情,王府早有规定,违背法令者,立斩不赦,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

王开灰头土脸,脸颊高高鼓起,血肉模糊,但他却顾不得这些,而是用一种快意恩仇的目光看着宋海圣。

永安王府早就颁布下来法令,所有奴仆都只能学习半部鱼龙惊涛功,强身健体,更好的为王府效力,胆敢窥伺王府其他武功者,杀无赦。

这宋海圣虽然是百草园的管事,可这也改变不了他是王府奴仆的事实。

王开也是如此。

除非是自身天资横溢,超凡绝伦,修行到了后天六重洗髓境界,才有可能从王府的深宅大院讨来那一纸契约文书,脱离奴仆身份,从此一飞冲天,风光无限。

“哈,你一个后厨砍柴粗仆都能知道的事情,我会不知道吗?实话告诉你,我这九曲连环鞭法是三郡主两天前来百草园巡视,见我打理的用心,特意赏赐给我的。

除此之外,三郡主还赏赐给我大量滋补身体的灵药,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踏入后天境界,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只要能修行到后天两重锻肉境界,我就能摇身一变,成为王府的护院,每月按时领取王府发放的俸禄、丹药、灵草等修行资源。

那可是真正的前途无量,你一个鼠目寸光的粗仆,又怎么可能理解得了我的宏图大志。”

宋海圣冷笑一声,露出满脸的嘲讽之色。

“这...这怎么可能?你没有偷学武功,这九曲连环鞭法竟然是清河郡主给你的。”王开面色一变,如丧考妣,脸色顿时灰暗了下来。

“你知道就好,我要找的男人必然是人中龙凤,不是你能相提并论的,你永远都是永安王府后厨一名砍柴的粗仆。

王开,我希望你能认清楚自己,回去后把那纸婚约烧掉,以后不要再拿婚约来说事了。”

杨秀梅站在宋海圣身边,眼神平静的看着王开,语气不起丝毫波澜。

“你怎么知道我永远都是永安王府后厨一名砍柴的粗仆?你怎么知道?我回去之后会把婚约文书烧掉,不过不是因为你的这番话,而是因为像你这种贱女人根本配不上我。”

王开握紧拳头,双目通红,如老牛一般喘着粗气:“宋海圣,杨秀梅,你们两个人今天狼狈为奸,如此羞辱我,迟早有一天,我会讨还回来的。”

“你想报仇?简直是痴心妄想,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只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越来越大,我要杀你,易如反掌,你想杀我,无异于是白日做梦。”

宋海圣眼神之中,闪烁出来了一丝轻蔑的神光,不过,很快他又皱着眉头说道:“我这个人向来谨慎,不喜欢在身边埋下一个隐患,你既然想要找我报仇,那我就不能放过你了。

永安王府禁止自相残杀,今日你得永安王府法令庇佑,我没有胆子杀你,但日后若是在府外见了你,我一定会斩草除根,让你在顷刻之间,人头落地,血溅三尺。”

“好了,宋郎,我们走吧,犯不着为了一个粗仆,生这么大的气,你马上就要成为武者了,前途无量,何必和一个卑贱的粗仆斤斤计较,平白丢了身份。”

杨秀梅冷冷的看了王开一眼,缓步走过来搀扶住宋海圣的臂膀,两人缓缓走向远处。

“此仇不报枉为人,宋海圣......杨秀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看着宋海圣消和杨秀梅失的方向,王开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眉头突突突直跳,通红无比。

他忽然吐掉嘴里一大口鲜血,拍拍身体的灰尘,捡起地上的那一捆干柴,背到后厨,然后又花了半盏茶的时间,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屋。

此时,王开身上的鞭状伤口,疼痛已经大大减少,还传来一阵被蚂蚁叮咬的刺痒,似乎要不了几天,就会彻底痊愈。

这便是修炼武功的好处,精力旺盛,血流充沛,身强体健,百病不生。

即便是被贵人责罚,其恢复速度,也要超过寻常人百十倍,丝毫不会耽误王府内的本职工作。

不过,王开显然顾不得管这些,而是直接走到床头。

从一个锁得严实的木柜里,掏出了一张泛黄的纸张,是他和杨秀梅的婚约文书。

一看到这张婚约文书,王开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杨秀梅和宋海圣两个人,在院墙草丛里亲密的画面,心头嗡的一声,怒火冲天,火烧眉毛,直上天灵盖。

“宋海圣,杨秀梅,我饶不了你们。”

王开眼睛充血,杀机弥漫,将手中的婚约文书三下五除二,揉成一团废纸,狠狠的甩到墙角火炉里。

火焰上涨,冒出一股青烟,将那团婚约文书燃烧殆尽!

“苦练!只要千倍百倍的苦练!才能洗刷今日耻辱!”

王开心中恨的咬牙切齿,再难以忍耐心中的怒火,蹭的一声,拔地而起,好似一条大鱼腾空,在舒展筋骨,活络血脉。

“如鱼得水。”王开心里闷吼一声,脚步忽动,整个人一闪而逝,旋即又出现在门口,就像是瞬移一般,凭空消失,又忽然出现。

“与宋海圣交手时,我施展的“如鱼得水”,一下子被对方轻松破招,就像是这一招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一般,

不,不对,肯定是我修行的还不够用功,速度还不够快,只要我的速度,能快过宋海圣的长鞭,他就拿我没有任何办法。”

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王开忽然咬紧牙齿,速度猛地加快,整个人都仿佛鬼魅一般,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房间里到处都是王开的身影,往往一个身影还没消失,另一个身影又忽然出现。啵啵啵的破风声,响彻整个房间。

“不行,还是不够快,我现在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可仍然无法快过宋海圣的长鞭,鱼龙惊涛功属于近身武功,不接近宋海圣,我就永远无法攻击到他。”

王开面色通红,气血冲脸,心脏超负荷跳动,只要一想起宋海圣和杨秀梅的可恶嘴脸,他就恨得牙根直痒痒,仿佛一只凶猛野兽正在吞噬着他身体,剔骨削肉,抽筋剥皮,摧心剖肝,使他不思饮食,坐立难安。

忽然之间,王开身体一顿,静立在原地,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灵光:“依靠我自身掌握的这门“鱼龙惊涛功”,恐怕永远都无法战胜宋海圣,想要战胜宋海圣,我就必须想一个完美的方法,从永安王府内院盗取一门上乘武功。”

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念头,就连王开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忍不住全身微微战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