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里逃生

听书 - 血蓑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河倾月落,斗转参横。

泸州城西的兴源粮仓外,已是聚满了从四面八方来此乞食的逃荒百姓。

“哥哥,还有多远?我快走不动了。”

“玉儿乖,我们马上就有吃的了。”

熙熙攘攘的难民中,三个弱稚孩童正参杂其中,随波逐流。

这些人形容枯槁,衣衫褴褛,目光萎靡,面无人色。在冬日黎明的刺骨寒风中,这些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可怜之人,扶老携幼缓缓而来,行迈靡靡,中心摇摇。此情此景,令人望而生叹,不由心生悲悯。

乱世动荡,国破家穷。这些穷苦百姓终日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只能四处游荡,以求安身立命之所。风闻庐州城西的兴源粮仓,掌柜是个吃斋念佛的大善人,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开仓放粮,布施些米粥馒头,故而今日才会吸引这么多可怜之人早早来此等候,他们大都饥肠辘辘,无不渴望着稍后能吃上一口热粥。

三五成群,密密麻麻,打眼望去少说也有三四百人,其中大都是老弱妇孺,偶有几个年轻男人,亦是弱不禁风,羸不胜衣的凄楚模样。

街角的拴马石旁,那三个不起眼的孩童正哆哆嗦嗦地围坐在一起,他们紧紧相拥,相互取暖。两个男孩,一个女孩,皆是五六岁的年纪,衣衫破烂,蓬头垢面,这副狼狈不堪的可怜模样若是被他们的爹娘看见,不知要心痛到何等地步。

只可惜,他们三人早已没有爹娘。

一年前,潼川府杏林村突遭瘟疫,短短数日便夺去几乎一整村人的性命,其中就包括他们各自的爹娘。

和在场所有人一样,三个孩子也是天还未亮就来到此处,从凌晨一直苦苦等到正午,小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兴源粮仓的大门,满心期许地等待开仓施粥。

“哥哥,我饿!”瘦弱的女孩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身旁的男孩,虽是灰头土脸,脏乱不堪,却仍难掩女孩的天生丽质,活脱脱一个小美人胚子。

“玉儿乖,咱们马上就有吃的了。”男孩将女孩往自己瘦弱地怀里使劲揽了揽,稚嫩的声音中蕴含着疼惜之意,“待会儿我和秦卫过去抢粥,你就乖乖坐在这儿等我们回来。你身子弱就不要靠近了,我怕你会像上次那样,被人群踩伤。”

男孩名叫柳寻衣,他怀中的女孩正是自己的亲妹妹,柳寻玉。其身旁的另一个矮瘦男童,则是他们同村的伙伴,秦卫。自杏林村遭难之后,他们三人便结伴而逃,一起流浪至此。

“开仓了!”

突然,兴源粮仓内传出一声高昂的呼喊,紧接着仓门缓缓而开,但见十几个伙计抬着七八个热气腾腾的粥桶,自粮仓内鱼贯而出。

这声呼喊宛若一道号令,瞬间便令神智萎靡、慵懒散漫的人群顿时精神一振,随之便如群狼扑食般,举着破碗烂罐,哀嚎喊叫着一窝蜂地朝粥桶扑去。

但凡开仓放粮,救济灾民,必是人多粥少,此情此景,亘古不变。

“秦卫,快!”

柳寻衣早已蓄势待发,见到粮仓门开,便大叫一声,拽起尚在神游的秦卫,踉跄着朝粥桶跑去,而柳寻玉则是不停地大声呼喊道:“哥哥快些,哥哥快些……”

虽然柳寻衣“眼疾脚快”,但却碍于他和秦卫都是年幼体弱,在那些如狼似虎的大人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因此还不等他们二人靠近粥桶,便已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乞食大军彻底湮没,两个孩子在数不清的“腿间”东倒西歪,一会儿被人撞过来,一会儿又被人踢过去,好生凄惨。

柳寻衣年纪虽小,但意志却异乎寻常的顽强,饶是被人踢踩的鼻青脸肿,仍旧咬牙坚持,凭借自己小巧的身形和灵活的动作,在众人的脚下连滚带爬,朝着东倒西歪粥桶一点点逼近。反观秦卫,则被人群远远地排挤在外,无论他如何哭喊着向里面拥挤挣扎,却终究难以突破重重围堵。

一场抢粥混战如风卷残云般,眨眼间便落下帷幕。几个粥桶皆被人抢掠一空,抢到粥的人早已远远跑开,找一处僻静角落独享其成。而没有抢到粥的人则是捶胸顿足,叹息连连。便三三俩俩地散开之后,这些可怜之人便各自另谋他处,等待下一场“混战”。

“秦卫,来!快来!”

柳寻衣兴奋的声音在粥桶旁响起,当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秦卫跑到他面前时,但见柳寻衣正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捧着一洼稀粥,粥汤正顺着他的指缝不断地向下流淌。

“快,快喝一口!”柳寻衣将双手递上前去,秦卫赶忙俯身轻轻嘬了一口,而后泪流满面的脸上方才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快拿去给玉儿喝一口。”秦卫催促一声,两个孩童便满心欢喜,兴高采烈地朝拴马石走去。

“玉儿,快来喝粥了!”柳寻衣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双手,片刻不敢松懈,头也不抬地呼喊道,“玉儿,快过来喝,否则粥就要流光了。”

“奇怪,玉儿哪去了?”

突然,秦卫疑惑的声音将柳寻衣从兴奋中惊醒,他迅速抬头朝前望去,却见此刻的拴马石旁竟是空空如也,早已不见柳寻玉的踪迹。

“玉儿!”柳寻衣左右股盼着,想要在四散而走的人群中找出柳寻玉,可他和秦卫来来回回地看了半天,仍旧一无所获。

“玉儿!”柳寻衣终于意识到事有不妙,再也顾不得手中来之不易的米粥,心急如焚地四处寻觅起来,秦卫紧跟在柳寻衣身后,在焦急的同时,其双眼之中还涌现出一抹浓浓的恐慌之色。

……

一连数月,柳寻衣和秦卫几乎将泸州的每一个角落都找寻一遍,可始终寻不到柳寻玉的踪影。虽然他们不想承认柳寻玉或许已被人拐走,但却又不得不认清现实,苦寻无果之后,心灰意冷的二人只好继续相依为命,四处流浪,以求活命。

春去秋来,眨眼间已是一年光景。柳寻衣和秦卫在艰难困苦中,终日乞食为生,虽颠沛流离,饱经风霜,但好在又勉强活过一年。

从泸州一路流亡至黔州,直至寒冬腊月,大雪纷飞。

街上行人本就寥寥无几,更难有人驻足向他们施舍。故而柳寻衣和秦卫今日沦落黔州街头,冻的满身疮痍,饿的骨瘦嶙峋,二人已是到了奄奄一息的濒死地步。

“寻衣,咱们今天是不是快死了?”秦卫依偎在柳寻衣怀中,此刻他连哈气取暖的力气都耗尽了,双眼微微闭合,有气无力地嘟囔着,与此同时眼角不禁溢出几滴泪水,“我想娘了……”

一提起娘亲,柳寻衣的眼睛也顿时湿润一圈,满是冻疮的小手紧紧捂着秦卫那被冻的僵硬的耳朵,憨笑道:“不会死,只要咱们挨过这个冬天,明年就找地方做工,到时就有吃有喝,有地方睡了。”

“咱们年纪太小,没力气,也不识字……”秦卫虚弱地说道,“寻衣,你说咱们死了是不是就能见到爹娘了?我想娘做的芝麻火烧,还有酱肉……”秦卫一边说着一边吧唧嘴,与此同时泪水已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我不能死!”柳寻衣小脸坚定地喃喃自语道,“我还得活着找玉儿……”

突然,一枚铜板扔在柳寻衣和秦卫身前。抬眼望去,但见一位丰标不凡,器宇轩昂的中年男人站在二人面前,此刻正用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眸,别有深意地上下打量着他们。

柳寻衣伸出颤颤巍巍地小手捡起铜板,怯生生地扣头道:“谢谢大爷赏赐!”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的声音颇为温润,令人如沐春风,倍感舒服。

“柳寻衣。”柳寻衣顿时来了精神,急忙指着身旁的秦卫,道,“他叫秦卫。大爷是想招工吗?我们长工、短工都能做……我们虽然年纪小,但做事认真……”柳寻衣见男人不为所动,又赶忙补充道,“我们什么活都能干,可以不要工钱,只要有口吃的就行……”

“把你的手伸给我看看。”男人说着也不等柳寻衣答应,已探身迅速抓起他的手腕,上下抻拽起来。

男人的力气极大,瘦弱不堪的柳寻衣在他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忍痛任其摆布。男人看完了他的手,又看向胳膊,最后出手在柳寻衣的身上,上上下下细细摸索、拍打一番,颇为惊喜地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果真是个难得一遇的可造之材!真想不到在这穷街陋巷之中,竟还能让我赵元碰上一个筋骨异禀的练武之才。好极!好极!”

“大爷你……”

“你跟我走吧!”不等柳寻衣询问,赵元已是突然开口笑道,“我不仅能让你有吃有喝,而且还能让你荣华富贵,飞黄腾达!如何?”

“真的?”柳寻衣顿时狂喜,答应一声便要拽着秦卫一起向赵元扣头谢恩。但赵元却眉头一皱,摆手道:“我只说带你走,却不想要他。”

“这……”柳寻衣顿时面露为难之色,转而看向命悬一线的秦卫,思量再三便又重新坐在地上,继续将秦卫揽在怀中。

见状,赵元不禁一愣,诧异道:“你这是作甚?难道想活活冻死在这儿?”

“秦卫是我的好兄弟,我不能扔下他一个人走。”柳寻衣小脸一绷,倔强道,“我不跟你走了,我要留下陪秦卫一起,就算是冻死饿死,也绝不离开他。”

赵元狐疑地望着柳寻衣,又问道:“我若只能带走你们其中一个呢?”

“那就请大爷把秦卫带走。”柳寻衣毫不迟疑地回答道,“他身子虚,就快要死了。”

“你就甘心饿死?”

“我不会饿死,大爷不是给了我一个铜板吗?”柳寻衣举着手中的铜板,得意地笑道,“我可以换一个馒头、一碗热粥,有它们我就饿不死。”

“哈哈……”赵元放声大笑,连连点头道,“小小年纪就懂的生死相依,患难与共,难得!难得!”说罢,赵元反手将自己身上的貂绒大氅褪下,扔到柳寻衣和秦卫身上,笑道,“罢了罢了,你们二人一起随我走吧!”

感受着貂绒大氅带来的阵阵暖意,秦卫的脸色较之刚才也缓和许多,柳寻衣搀扶着秦卫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朝赵元一连三鞠躬,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你刚才说只要有口吃的,那便做什么都行,此话当真?”赵元别有深意地笑问道。

“当真。”柳寻衣生怕赵元反悔,故而拼命点头应允。

“那杀人呢?”赵元神色一正,又问道,“杀人敢不敢?”

“敢!”不等柳寻衣面露迟疑,秦卫已是不假思索地抢话道,“只要能荣华富贵,飞黄腾达,你让我们杀谁就杀谁!”

赵元讳莫如深地轻轻点了点头,淡淡吐出一句“那就走吧!”说罢,便是头也不回地转身朝远处走去。

“那个……”柳寻衣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开口追问道,“你要带我们去哪?”

“临安城,天机阁!”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