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双溪村中双溪人

听书 - 星雨仙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山村的清晨,宁静而又清新,甜美而又不失趣味。天空才刚放亮,初阳还埋没在地平线之下,东方也才是一片微红,打鸣的公鸡依旧在伸长脖子鸣叫着。

早起的鸟儿已经都在努力表现自己,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了。空气中弥漫起了甜美的花香,一阵微风吹过,与村中的袅袅炊烟,股股饭香相融,让人心旷神怡的同时,更觉得别有一番风味。

光着膀子的男人们,担着木桶来回跑到村中唯一的泉眼处打水。那口泉眼提供了全村八十三户,五百三十七人的饮水,说是村中的“生命泉”也不为过。

村中央有一个老槐树,据说是当年先祖们迁移到这里时种下的,距今已经有两百五十多年的历史,它见证了村子中,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

老槐树也因此被村民们称为“祖宗树”、“老神树”,如今正枝叶繁茂,生机旺盛,枝条遮住半边天空,象征着村众人生活幸福,家庭和谐。

以老槐树为中心,向四周蔓延三百多米,这个区域被村中人建成了一个小广场。村子里的百姓闲暇之余,总喜欢来这里坐上一坐,唠嗑、喝酒、下棋,沟通生活。

广场上正有三十多个孩子,他们在一个三十多岁的壮硕中年男子带领下,从容的练习着一套武学。这男子身手矫健,精通武学,双手足有千斤之力,负责教导孩子们练习武学。

他很喜欢这群年龄在八岁到十五岁之间的孩子们,教导也十分用心。孩子们虽然被他训练的苦不堪言,却一个个打心底佩服此人,对他十分的钦佩。

大家都有一个小梦想,希望自己日后也能成为像他那样的大人物,所以他们都非常卖力的训练,并且亲切地称这位训练他们的教官为林教官,有什么问题也都喜欢得到他的指点。

“马步要扎稳,出拳要用力、到位。对,就是这样,借助腰部和胯部的力量,猛地将拳头送出去,这样出拳才更有力量。”林教官不辞辛苦地一遍又一遍教导着村里的孩子们。

这个村子坐落在伏龙山的山脚,村子西面是伏龙山,山高不知道有几千米。从村西向村东地势一路呈阶梯式下降,村民们都是在一个个相对平坦的梯台上搭建房舍居住的。

村中最大的一块平地就是广场所在的那一块了,那也是村民们生活的核心地方。据说先祖们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被这里的景致所吸引,才决定在此处建村的。

他们选中了那块最大最平坦的阶梯地块,除去了上面的杂草树木,将那里好好修缮了一番,然后又在最里边挖了几孔窑洞,算是扎根于此了。

后来的几十年,随着村中成员的增多,村子里又陆续的挖了一些窑洞,提供给新增加的村人居住,逐渐形成了如今广场那边,一排排齐整的窑洞。

后来,人们都建起了茅草房,再后来又有了砖瓦房,所以就没有再继续挖窑洞了。这些茅草房、砖瓦房也没有在窑洞区域这边建设,都是在他的后边或者前边的梯形地块上搭建的。

从远处看,整个村子仿佛画在画上一般,先祖宗们居住的那些窑洞,正好位于画卷的正中央,支撑起了整幅画卷的核心。

这些窑洞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冬暖夏凉,淳朴善良的村民们主动将窑洞居住权分给了村里的老人们。所以,平日里在广场上观看孩子们练武的,最多的就是这些老人们了。

村子的南边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源头来自伏龙山深处,从高处的云间垂直降落而下,充满了一股神秘之感。溪水落下后,一直向东,地势开始平坦,水流也放缓了速度。

在小溪的两侧,种满了各种果树和蔬菜,每年都能给村中带来不小的收成。村民们还在水流平缓的地方开凿了几个池塘,养了许多鱼虾,用于补充村中人的食物。

村北也有一条小溪,不过相对于村南的那条小而言,这里的存在感就不是那么十足了。因为地势起伏较大,水流湍急,人们也都不喜欢在这边生活,渐渐变得有些冷清。

不过,村北这边却被发展成了一片片小树林,那些小树林连接起来,宛然一片小森林。村民们建造房子的话,也都跑到这边来砍伐树木,也算是给村中提供了不小的帮助。

村子南北两条小溪自西而东流过,故而,得名双溪村。双溪村的村民代代居住在这里,他们民风淳朴,为人善良,生活的也算是有声有色。

两条小溪在村外数里处相遇,然后交汇到一起继续向东缓缓驰去。地势也随着往东不断的降低,慢慢变得更加平缓了起来。

在村东三十里外的地方,随着河流常年不间断的冲刷,砂石泥土日积月累的沉淀,最终形成了一片不算太小的平原。

久而久之,那里也形成了一个小镇,名叫伏溪镇,如同伏在溪流上一样,因溪而生。镇子上各般活物样样俱全,也是双溪村百姓经常光顾的地方。

他们用自己的所得,在镇子上兑换成银两,然后再购买各种日用品。多少年来,一直这样持续到现在,从未改变过。

因为村子里缺少耕地,所以村中依靠农耕得到的粮食,根本不足以解决村名的温饱问题。先祖们也是拥有先见之明,并没有因为他们当时人少地多,就放弃了武学。

双溪村人代代习武,男子各个都身手利落。无论是大人或者小孩,都能舞出一套完整的武学来。虽说不是每个人都如林教官那般身手了得,不过也都能跟他过上几招。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双溪村这里有山有水,也算是难得的山水村。不过他们的水并不能完全养活村中所有人,于是深入伏龙山打猎,也是村民们最基本的工作。

双溪村村民们大部分的食物,都是依靠山中狩猎所得。不过他们吃山也爱山,吃水更爱水。每当山中野**配生产的时候,他们都会放弃狩猎,等到野兽们长大了再入山狩猎。

所以,村中每次狩猎都能有不错的收获。同时,村里水中的鱼虾在生产阶段也是被禁止捕捞的,故而才能年年供应不断,收获满满。

村中孩童到了十五岁,男子必须跟随有经验的大人们到山中狩猎,让他们获得历练,日后才能挑起重担。有的孩子们身手了得,十二岁的时候就跟着大人们进山狩猎了,不过大部分还是从十五岁才开始入山历练的。

十二岁以下的时候,孩子们都会被大人们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让他们拥有一个完美快乐的童年。这不?又到了进山狩猎的日子,这一次根据老村长的安排,要新增加几个娃娃们到山里历练一番。

“你们说这次新加入狩猎的娃娃们谁的收获会最大?”

“我觉得刘勇家那娃子刘宇就不错,他的身手就连林教官都夸赞过呢!应该会是他吧!”

“我还是看好林峰家那小子林跃,别看那小子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模样,可是他一双腿跑的比兔子都快,布置陷阱的能力,让许多老人们都拍马不及呢!”

“还有刘大伟家的刘小毛,他也很厉害的。”

“林利伟家的林小天也不错啊!”

老槐树下几个老人在一起闲得无聊随便交谈着。几天后村中就要派人到伏龙山进行狩猎补充些食物,这些人对新加入的几个小娃娃们都十分看好,一个个为自己的支持者说好话。

“你们忘记了吗?这次参与到狩猎队中的娃娃有五个,除了刘宇、刘小毛、林跃、林小天之外,还有一个人。”这时,突然有一个老人看向大家认真说道。

“你说的不会是林教官家的那小子吧?”也有人想到了林教官的儿子。

“难道你们都不看好他吗?”那人又问道。

“唉!林教头是我们村里身手最好,狩猎经验最丰富的人。可是,他的独子林月阳,却是个傻子,真让人心痛啊!”

“那娃子只是一直不能开口说话,也不能完全说他就是一个傻子吧?”

“你们不知道吗?村里人暗地里都叫他傻子。虽然碍于他父亲林教官的面子,没人明着说。不过那娃子今年都已经十五岁了,还不能说话,你们说,他不是傻子又是什么呢?”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见过傻子能学得一手好武艺,能练就一手好字,能安静的生活十五年,从不给家里人添乱的吗?”

……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谈论着那个村中的奇怪少年,也就是村中孩子们的总教官林浩天之子林月阳。

林月阳是双溪村第一人林浩天的独子,因此,平日里也有许多人关注着他。此子自从出生后就没有哭过,也没有笑过,更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十分的怪异。

当年他出生的时候没有哭,接生婆子用手一次次拍打他的屁股,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后来,如果不是他那小脚丫子踢到了那接生婆的肉脸,众人还以为此子刚出生就早夭了。

林月阳出生的时候,刚好是月亮下山,太阳初升之时,又表现的十分怪异,故而,林浩天给他起名叫林月阳。一边日,一边阳,一阴一阳,名字中自喊怪异之相。

自从家中添了林月阳以后,林浩天每次狩猎都能有更丰厚的收获,家里分配到的食物也越来越多,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也越来越红火了。

随着孩子不断地长大,林浩天夫妇这才发现,自家的娃子一直没哭过,也没笑过,更是一滴泪水都没流过,他们这才意识到,自家的娃,可能有些不正常了。

从那时起,夫妇二人开始了带儿求医之路。他们去找大夫帮忙给孩子瞧瞧,结果,即使他们到伏溪镇上,找到了最有名的田大夫,给的结果依旧是,“这娃的生命特征一切正常,至于为什么不哭不闹也不笑,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在娃的生命特征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大问题,夫妇二人这才将心稍微放平静了一些。林月阳半岁的时候就能爬行,一岁的时候就能走路,两岁的时候就能满地跑了。

可是,直到五岁的时候他还是不能开口说话。平常人家的娃两三岁都能说话了,再不济的四岁也能说话,而自己家的娃到五岁了还不能说话,林浩天夫妇二人心如刀绞。

后来,他们夫妇二人带着林月阳又到其他的镇子上,去拜访各位名医,结果,大夫们瞧过之后,都给出了同一个结果,孩子没问题,不会说话的原因他们也不清楚。

看着人家的娃都能开口叫爹爹、娘亲,自己家的娃到现在不会哭、不会笑、不会流泪、更不会说话。一时间村里众人也都知道了林月明的事情,有些人暗中猜测他可能是个哑巴!

五岁开始,林月阳每天在月落日出、日落月升的时候都会头疼。不过小小年纪的他很是懂事孝顺,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痛苦之色。

村里人只知道他每天日出月落和日落月升的时候,都会一个人坐在村子里广场上,老槐树下的那块大石头上发呆。渐渐的众人开始传言,林月阳可能真的是个傻子。

然而,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林月阳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能听懂别人说的是什么。林浩天试着教他练武,林月阳竟然能做到过目不忘,林浩天的妻子刘天侠教孩子识字,他亦能过目不忘。

除了孩子有些呆,不能说话外,他简直就是一个神童、天才啊!这一爆炸性消息一被传开,村里有人羡慕,也有人感到惋惜。

“看来老天还是公平的,给了他聪慧脑袋的同时,也收走了他说话的能力。”有老人知道林月阳的情况后,感慨道。

为了让孩子能与正常人一样进行交流,林浩天找人教他学了半年哑语。就这样,孩子能用哑语和人交谈了,如果别人听不懂的话,他就给写出来,也算是能够自力更生了。

鉴于这孩子这一系列不正常表现,许多人暗中都有不好的猜测,甚至有人认为,林月阳可能是妖魔转世,不过也没有人敢当着林浩天的面,说他儿子的坏话。

相反,大家见道林月阳的时候,还要笑着对他夸赞几句,说这娃既聪明,又能干,还十分的孝顺,将来必成大器等等之类的赞美之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