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在下怀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残阳照下群山,众鸟归巢。晚风习习,林草都披上一层霞衣。

在群山掩护的一个小坡上,有一个巨大的洞口。洞口两边各站有一个人,神情戒备,目光警惕地四处扫动。

今晚,是教中每年一次的大会,到会者都是教中的高层。

恰逢十五,今晚月圆,教中的功法修炼者,都将借月光洗练而实力大涨。

门口的看护不过高阶护法,各部的高手早都四处散开到群山之中。十米之内,必有一人,环环相扣,把整片地区已牢牢掌控于本教之手。

两个护法虽神情认真,实则内心松懈,一边听着洞里不时传出的吵闹声,一边想着各自的心事。

这时,一阵猛风吹来,外面的荒草被压下地面,一片金黄中,一根红飘带隐隐挪动。

护法朝那边看了一眼,没发现。这时太阳已完全落下,山中的寒气开始弥漫。

护法抱了抱自己的双臂,抱怨今年入秋早了些,虽只是八月,却已寒气逼人。

伏下的荒草重新恢复原样,一张脸借着未灭的天光悄悄抬了起来,双眼的寒光冰冷呆滞。

这片山脉,名叫鸣丘山脉,是血魔教的本部所在地。一整片山脉,暗藏哨点无数高手如云。可以说,普天之下,几乎没有人能潜入此地而不被发觉。

这也是血魔教所依仗的最大本钱,因此而来投靠寻求庇护的恶人,无赖,不计其数。这血魔教教主——刑无子,乃天下一等高手,与昆仑派掌教,元轮门掌门并称。

江湖之大,前赴后继者源源不断,各处隐藏高人不可胜数。但名声够得上刑无子三人的,几乎没有。

南湖鱼匪头子和刺客组织幽夜的天榜第一人,都稍逊一筹。

来人潜近洞口,左手紧紧握住刀柄。

天还太亮,洞口的两人虽毫无戒备,但一出手一定会被人发觉。来人调整呼吸,低身贴着地面,等待着天地黑白交替的那一刻。

这一刻没有等太久,很快就来临了。在黑夜笼罩的那一瞬,一道白光从草莽间跃起,快若惊虹。

洞口的两人只见到一道白光闪过,便失去了意识,摊身倒下。

夜幕连接起了洞内和外面的世界,那个人悄无声息地闪身进了洞内。

这一连串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如同演戏一般,双方配合得天衣无缝。

不速之客在洞内闪转腾挪,借着烛炬下的影子,慢慢靠近了集会的数百名教徒。今晚他的目标,是血魔教教主——刑无子。

要想杀掉天下三大高手之一的刑无子,这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

但这个不速之客,就接到了这个任务。

与会的教众在教主的呵斥下,都毕恭毕敬地聆听着。此刻,来者已躲到最前边那把交椅的背面,仔细观察着,刑无子的一举一动。

刺客,最大的本事不是正面交锋,而是隐匿之术。

这一点,被来者发挥得淋漓尽致;连刑无子都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成为猎物。

一个时辰后,刑无子有些疲累地坐下来,端起茶杯要喝一口。这是他最放松的一刻,时机不多。

来者决定抓住这个机会。没有犹豫,他出手了。

一道刀光突兀地从椅子背后弹出,飞快地划向刑无子的脖子。

这一刀,是出手之人凝练许久的一刀,角度出人意料,更不用说对毫无防备之人;力道更是平生至此最大的一次,刀还没有到,刀气已将椅子切开。

冷冽的刀气把刑无子的脸吓得发白,他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刀术,更想不到此刻会有这样的刀向自己袭来。

但刑无子也不是浪得虚名之人,在最后一刻反应了过来,急忙向后滑出一步。这惊艳的一刀没有杀掉刑无子,只是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条细细的刀痕;一股鲜血从刀痕处流出,染红了前襟的衣服。

刑无子定眼细瞧,那来者从椅子背后缓缓走出,随意束起的头发黑白相间,一身黑衣,腰间扎着一根红腰带。

这个人很面生,刑无子并不认得。不过,刑无子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独一无二的气息,那是刺客幽夜所独有的气息。

毫无疑问,来者是幽夜的人。

“在下与阁下素昧平生,是何人要杀我,为何派你前来?”刑无子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这是一定要弄清楚的。

不知道危险的来源,这才是最危险的事,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会给你来一下,让你不得安生;迟早有一天,你会在这无尽的暗杀中,失手死亡。

幽夜的暗杀,从来都是不成功决不罢休,就如恒久笼罩的黑夜;这也正是“幽夜”之名的由来。

来者抬起了头,清瘦的脸庞下,目光有些呆滞。

“这是任务,不问缘由,只论生死。”

来者说完刺客的规矩后,跃身扑向刑无子。

竟然已经暴露,那么只能正面交锋了。来者展开幽夜的入门十三刀,如狂风骤雨般倾泻而出。恢宏的刀势加上一往无前的决然,让刑无子有那么一瞬间的动容。

刑无子抽出银扇,左右推挡袭来的刀锋。一套刀法使完,来者把刀横于胸前,开始蓄力第二波攻势。

刑无子看了一眼被刀气划破的衣袖,神情开始冷冽起来。自己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啊,几时被逼得如此狼狈。

只是转眼几个呼吸间,第二波蓄力已经完成。

几乎同时,两人飞身贴近,刀光和扇影交错纷飞,“叮当”碰撞的声音绵绵不断。两个人的身影渐渐快到让人无法看清,只是偶尔的借力,才让身影停留在各处。教众被这精彩而激烈的战斗深深吸引住,忘了出去报信和逃命。

突然,人群裂开一道口子,一直伸向洞外。

刑无子飞身出洞,几个腾跃,牢牢落到一处山巅。随后一个人影也是几个跳跃,跟着落身到不远处。

“我再问一遍,是谁派你来杀我的?以你的武功,绝不低于天榜第一,为何之前都藉藉无名?莫不是,你是幽夜另藏的后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