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诸神墨渊

听书 - 邪神帝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你是谁,这是哪里?

被五花大绑塞进行李箱的胡荼,在一路颠簸后,压抑在心里许久说出的第一句话。

看到自己父母死在自己眼前,精神状态失常的他,一个月来一句话没有说。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个穿着怪异,但给正常人的感觉是仙气飘飘的仙女。

她一身淡青色修身连衣裙,脖子上挂着一柄血色小剑,虽然藏在衣服里,但因为衣服轻薄很容易就被人注意。胡荼躺在地上,双眼盯着那把血色小剑入了神。甚至忘了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可恶,姑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猥琐的表弟。喂,看够了没有,胡荼,你少给我装傻充愣,喂。

她用她穿着淡青色的水晶高跟鞋踢了踢躺在地上发呆的胡荼,胡荼却一动不动,可身体莫名的留着鼻血。

你是谁?这是哪里?

胡荼从定神状态下醒来,却看到了眼前女神一般的女孩居高临下,正恶狠狠的用脚推他,可他刚巧不巧把视线转移到了那高跟鞋上,顺着往上看,身体不由自主的燥热。

胡荼被一把拎起来,扔到了墙角。女孩也是愣了一下,她怎么突然力气这么大,刚才拉行李箱的格外吃力。但她不知道此时她脖子上的血剑在刚才闪烁了一下。

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的。

胡荼,我知道你现在心理状态不正常,要不是我爸昨晚让我无论如何今天也要去把你接出来,我才懒得管你。

你认识我,可你是谁?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个天才表弟,可没想到,却长得那么猥琐。

我叫诛墨渊,你的表姐,你就不用介绍了,你妈诛婷婷是我小姑。因为小时候走丢了,我爸也是看了新闻才知道了你。

我妈脖子上也有一把剑的吊坠,但她的看起来很普通。

诛墨渊也看了看自己胸口,临门一脚,踢到胡荼的命门处,胡荼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安静的血色小剑,她不知什么时候割破了遮蔽的衣物,那雪白的肌肤凸起的位置中间夹着那把血色小剑。

诛墨渊跑回房间,换了一条血红色的连衣裙,就连高跟鞋和丝袜也换成了血红色,原本一双清澈的眼睛,也变得格外血红。脖子上的血色小剑已经三尺长剑,在诛墨渊手上泛着红色光芒,朝着胡荼走来。

胡荼不知所措,蜷缩在客厅角落里,旁边鞋柜和鞋子在他面前悬空静止,他害怕急了。他想到车祸当天,妈妈化作一把泛着白光巨剑挡在自己身前化为碎片。

不要,不要……表姐,不要。

诛墨渊根本没听到胡荼的哀求,一步一步逼近。

诛神墨渊剑……

胡荼突然喊出,诛墨渊手中长剑化作一道流光冲进胡荼眉心。诛墨渊昏睡倒地,随着血色长剑消失,诛墨渊身上血色衣服消失,露出洁白无瑕的少女身,脖子上的血色小剑回归朴实无华。客厅悬浮的东西却没有掉落,随着诛墨渊倒下,蜷缩在地上的胡荼却双眼变得通红,身上的病人衣服化作碎屑四散纷飞。

晴空万里的荼靡市,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恐怖的气势让整个城市进去了恐慌状态。一道又一道的雷霆落在了这个城市某一处位置。直到这片位置千米范围化为灰烬。

一道血红色的光直冲云霄消失不见。

彼岸城

花开荼蘼,叶落彼岸。

叶家在彼岸城小有名气,今天是叶家大喜的日子,叶家的人集中在彼岸城的荼靡村的老宅里。叶家族长叶之问的三夫人诛倾城正在房间生孩子,接生婆也是焦急万分。诛倾城满头大汗,孩子明明感觉要出来,却一直生不出来。正在诛倾城精疲力竭之时,天生异象,黑云覆盖了彼岸城,一轮红月当空。随着一道流光落在了荼靡村后,晴空万里。

生了生了生了……

随着接生婆兴高采烈的呐喊,双手紧握的叶家族长叶之问终于松了口气。

叶族长,恭喜恭喜,是龙凤胎。

恭喜大哥,恭喜族长。

叶之问无心与家族众人道喜,他心中虽然一座大山松开,但总感觉不对。他冲进房间,没有第一时间看自己的两个孩子,而是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夫人。

诛倾城,叶之问并不清楚她的来历,是他无意中救下来的一个绝世美女。失去记忆的诛倾城和叶之问走到了一起,他一直知道诛倾城来历不简单,可他却无法自拔。直到刚才天生异像,他便心神不宁。

之问,对不起,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还没等叶之问反应过来,诛倾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叶之问看着两个不哭不闹的孩子,两个孩子也眼睛盯着叶之问看。

他是谁,为何这样看着我?

胡荼和诛墨渊都想开口说话,却怎么也发出嘤嘤的婴儿声。

叶家的孩子出生都需要送到叶家祠堂接受家祖传承洗礼,测试身体天赋。

胡荼先接受洗礼,在天髓灵液中沐浴的胡荼,身体没有任何反应,他额头上若隐若现的血剑图腾遮蔽了他所有气息。

凡体。简单的两个字的光束,让叶之问从满怀期待和担忧中松了口气,也让他难以置信,他记事以来,但凡接受洗礼的,即使是凡体,也会出现灵力等级,最差的家族子弟出生也有凡体一级的资质。

想到诛倾城的不简单,和自己家族的特殊,叶家世代炼器,天生神力和祖传炼器天赋,这也是叶家能够在彼岸城长久不衰的原因。

叶之问心情复杂的在族谱上填写——叶城。

叶城被送回房间,叶之问手拿族谱,一旁安静的诛墨渊同样的被放进了天髓灵液池里,池水瞬间灵气汇聚,灵气化作一柄长剑,天生异象,正要凝聚的灵气被一道雷光溃散,也同样击中了诛墨渊的眉心。异像消失,溃散的灵气突然疯狂的涌入诛墨渊的眉心,一个赤裸裸的婴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身体长到六七岁的时候,停了下来,天髓灵池里的灵气被吞噬一空。

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乖女儿,我是你爹,怎么一下子长这么大,快给小姐去拿衣服来。

我爹?啊……你们都不许看。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诛墨渊越想越头疼,突然就晕倒了。

叶之问送女儿回房后,喊来了亲家,诸葛家族长诸葛瑾大师。诸葛大师是彼岸城有名的三品练丹师,也是彼岸城炼丹师协会的代理会长。在诸葛瑾确认昏睡的诛墨渊没事后,叶之问已经想好了女儿的名字——叶倾。可他怎么也无法把这个名字写在族谱上,他想到了她夫人,就放弃了尝试。

劫渊,我是墨渊啊,姐姐。

昏睡墨渊作了一个噩梦,能到一个叫劫渊的女孩在一点点吞噬她,她从梦中惊醒。

女儿,怎么了,你吓死爹了。

你走开,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回来这里?

女儿,你先静下来,你听我说?

快说。

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长大,就在昨天。我的夫人,也就是你的娘亲,在生你之前,天生异象,直到生下你后,异像消失。然后我带着你去祠堂洗礼,家族传承在推演你的天命时,再次天生异象,你就突然从一个婴儿长大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且你的天赋应该和剑有关,你叫墨渊对吗?

墨渊?墨渊……诛墨渊,我好像是这个名字。

那,这又是哪里,你为何穿的如此奇怪?你是演员吗?这是在拍戏?不对,我怎么变成五六岁的时候了,我是不是在做梦?

诛墨渊头又突然疼了起来,灵气外放,一股恐怖的气息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一道道无形剑气四溢,叶之问虽然是彼岸城数一数二的高手,但还是被剑气伤到,倒霉的是正进门送早膳的婢女,一道剑气正中她的眉心,没有任何灵气防护的婢女当场死去。

诛墨渊再次昏睡,叶之问也在鬼门关擦肩而过,赶紧处理好现场,秘密找来了亲家诸葛瑾。诸葛瑾也是碰到百年不遇的难题,只能静观其变。

墨渊小姐这边动静很大,叶城少爷却格外安静,他躺在一位姿色在他现在的见识中仅此诛墨渊的奶妈再给他喂奶。向来对女人不开窍的叶城,吃奶就吃奶,却把奶妈弄的面红耳赤。

吃饱的叶城,躺在奶妈的怀里,只要奶妈松手他就哭,奶妈无奈只能抱着她房间里四处走。

奶妈也有累的时候,只能喊来婢女换换手,可婢女知道刚不久因为墨渊小姐的事,这婢女刚巧就在附近看到,心生怯意不敢抱少爷叶城。

但婢女就是婢女,她害怕的接过叶城,因为紧张没接住,叶城在掉落的瞬间,一道流光从隔壁房间飞出,一把血色长剑接住了叶城。缓缓放在地上,血色长剑才消失。

诛神……墨渊。奶妈清楚的看到剑体上血红字迹。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