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初恋:羞涩情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因为滕之树刚刚的真情表白让我突然想触碰小滕的全部!说白了,就是想小滕的那里的纯情的攻势再一次降临到滕之树的身上!这不是讨厌,而是喜欢!过后的滕之树进入了梦乡,哥哥,不要!进入梦乡的滕之树被噩梦惊醒了!因为过于挂念唯一还在世上的亲人哥哥世,而引发了这个哥哥离开自己的噩梦,噩梦过后的滕之树,情绪十分的低落,听到客厅传来的声音,滕之树走了过去!是世!真的吗?嗯!…嘟嘟嘟咦?为什么?!混蛋!因为川岛过火的玩笑,让原本就情绪的滕之树更加的绝望了!川岛为了滕补自己的过错,带着滕之树出去了!到了海边!在过于激动的情况之下川岛说出了自己与滕之树的哥哥世之间不能说的秘密!得知自己的哥哥与自己深爱的他发生过关系,滕之树开始对川岛产生暂时的憎恨,对自己唯一的亲人哥哥产生了妒忌!滕之树因为川岛与自己的亲哥哥世的关系,开始对川岛报复!他的报复得到的回应是再一次被川岛了!等待已久的响声终于来临了!听到了哥哥的声音,十分的怀念可在怀念之中,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是妒忌!看到世和川岛通话时的有说有笑,滕之树心里是十分的生气!在川岛身上的伤康复之后,川岛就开始不停地工作对滕之树的纠缠是越来越少,见面的次数也是,随着见面次数的减少,他们之间的话题也开始慢慢地渐少!你不再爱我了吗?对我厌倦了?!在滕之树开始渐渐地误会着的时候,川岛的工作助手和川岛同行说笑让滕之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观点!川岛发现了滕之树的不愉快,便在情人节的当天把滕之树拉到了餐厅约会!在餐厅里,滕之树心里对川岛的全部误会都解开了!原来你爱的还是我!川岛又一次对滕之树施展了纯情的攻势,回到家之后,第天很快就到来了!滕之树在放学的时候想了想昨天是情人节,自己貌像没有给川岛送礼物也!

滕之树无意识地走进了一家花店里,送给女友的话!建议送这个!这个花的名字滕之树想想送川岛的后果,便慌慌张张地离开了花店!离开花店的滕之树过了一会儿,又走进了超市,滕之树千挑万选地买回了给川岛的情人节回礼,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回礼的密语还是能给川岛造成极大的挑逗!滕之树渐渐地对川岛的身世起了好奇的心,滕之树在某一天开始时川岛他问道他的身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川岛居然是凌美家族的人,可就算是这样有怎么样!你还是我爱的木铃川岛!在恋花开放之季,却遭到了猎人的袭击,在滕之树单独一人的时候,川岛同父异母的弟弟诚良把滕之树抓走了,在滕之树班上的同学清灵目紫的帮助下,川岛找回了老家,要要想救回那小子就诚良提出了救滕之树的条件川岛话不说就答应了!可奸猾的诚良却没有坚守条件后的承诺,川岛被骗禁了昏暗的地下室里!在地下室中,川岛与已死已久的亲生妈妈相遇了!在川岛爱的坚持之下,川岛的意识开始渐渐地回来了!在川岛机智的行动之下,川岛逃离了昏暗的地下室,在奸猾的弟弟诚良的带领之下,到了屋里楼的仓库房里依然看不到滕之树身影的川岛开始十分激动的行动把诚良从窗户上丢下来了!不知道是诚良幸运,还是老天不给川岛出气诚良在川岛放手的一瞬间,抓住了不知是谁吊在窗边的绳索!得知滕之树的离开,川岛也留话而离,在突然袭来的来电之下,川岛找到了滕之树,在川岛的带领之下滕之树回家了!过后的滕之树接到了自己想看到又不想看到,又是喜欢,又是憎恨,更是妒忌的东西,哥哥送给川岛的情人节回礼!开始不确认恋心的滕之树在学园里再一次收到示爱的巧克力!拒绝道目紫时自己的示爱的滕之树在放学的时候看到了深爱着的来等我的小甜心啊!什么啊!在川岛的带领之下来到了沙滩露天餐厅!又是恋粉色的惊喜?!我要个情恋海誓套餐!什么?!真是跟笨蛋两个大男人居然个这样的套餐!介意地吃完了餐食之后的滕之树和川岛到海边拍照去了,拍完后的他们漫步在海水之界,星空之下!川岛,那是什么星?!是北极星,你也是我的北极星,永远唯一的北极星!一辈子的!可川岛的爱却维持不了太久,恋爱的死亡奏乐早就悄悄地响起来了!“竟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这一次来是要你对川岛他放手的!你和他在这样发展下去也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结果的,作为孩子的父亲,我有义务帮孩子选择他的道路,也希望你可以想清楚,我不希望川岛被卷进一些不必要的丑闻当中!”丹帝爸爸开始单刀直入的对滕之树他说道,这是滕之树他最不愿意,最不希望听到的话!

“我希望川岛他可以和他的未婚妻顺利的结婚!不过由于你的存在,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你是这之间最大的麻烦,作为父亲的我有必要帮孩子清楚这一类不必要发生的麻烦!希望你能够理解!”丹帝爸爸的话毫不留情地丢在滕之树的脸上,不,这种语气应该用骂道来形容,丹帝爸爸的这种平静方式的教训比大声怒骂的方式更加的有力,更加让人受到伤害!“结不结婚是川岛他自己的事,这要他自己选择,更何况我和川岛之间的关系只是宾主关系和师生关系,抱歉,我帮不上了你所说的忙!先告辞了!”听到了丹帝爸爸的直言,滕之树也知道再待下去的话,可能会让自己更加的难堪,便对丹帝爸爸他说道并在话快完的同时,开始起身准备离开:“呢!是吗?…我不妨和你说,如果你不放弃他的话,我将会让他一无所有!这样一来他的生活将不能持续下去,不管怎么样,你…”滕之树听到了丹帝爸爸到这里的话,便狠狠地对丹帝爸爸打断了:“你如果真的是这样做的话,你的儿子的不存在将是你自己逼的!”滕之树很快就学会了这一样平静教训的方式的这一种语气:“不管怎么样,你好好想一下吧,我可以让他一无所有!如果你是真的为他着想就选择我给你的唯一选择吧!你的挣扎对任何人,包括你都没有好处!”丹帝爸爸的目的还是不放弃,死死地咬住了川岛的要害逼滕之树他离开川岛的身边,断绝与川岛之间的复杂关系:“事情之后,当然,会给你一定的报酬的!”丹帝爸爸看到停下脚步的滕之树,便在用金钱去诱惑他,离开自己的儿子…川岛:“很抱歉,我做不到!更是帮不到!你找错人了!”滕之树听到了丹帝爸爸对自己的话,简直就是在侮辱自己与川岛之间的恋情,生气的滕之树到最后还是一口拒绝了坐在自己身后的丹帝爸爸的威逼请求,离开了这一个餐厅…丹帝爸爸的话并不是对滕之树的恐吓,在这不久后的时间里,丹帝的行动开始了!川岛在医院的工作没有了!得知消息之后的滕之树向川岛提出了分手,滕之树的离开让川岛这么也想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川岛很快就在滕之树的老家找到了滕之树,被找到的滕之树因为不希望川岛对自己在这样纠缠下去,于是拿着自己的积储和哥哥临走时给的一笔钱离开了老家!想引出自己深爱的滕之树的川岛,很快就回到了自己在神使城的老家,川岛向自己的父亲提出了与肆花由梅子结婚的要求,并且要登报公布!想引出滕之树的行踪,婚礼举行在亲风园地,不出川岛所料,依然爱着川岛的滕之树也来了!想在自己离走前给川岛再留一封信的滕之树被婚礼中的川岛发现了!滕之树掉头就走,不停追逐着滕之树的川岛还是没有追上滕之树离开的脚步!滕之树一边不停地回头看着站在十字路口寻找着自己的川岛一边抬着自己依依不舍离开的脚步向机场走去了!川岛看了在滕之树身上掉落的那份信,得知滕之树要离开,便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去机场!可川岛的到来还是没有阻止住滕之树决心已定的离开,滕之树对川岛说去哥哥那里一下,很快就会回来的!就这样滕之树留下了善意的谎言就离开了!到达了美国的他…

“嗯智川岛川岛!再见了!”在滕之树任性的离开过后,滕之树坐在了去美国的飞机上!无根的泪在离开的念头中渐渐地涌出来了,爱是不是就这样结束了呢?坐在飞机上的滕之树,一边带泪痛苦,脑海一边不停地出现川岛和自己的幸福画面,滕之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离开了日本,离开了这一个出生地,离开了自己的初恋,没有结束的初恋,不…应该是自己亲手割断的初恋!飞机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距目的地不远的高空之中,川岛他又是怎么样呢?…永别了,智川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