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显赫地位26379

听书 - 武林公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三个多月以前,在天下地武林盛会之上,四位公子都齐聚在一堂之上,这令许多少女都心花四射,只不过四人都是亲自不出手,都是由自己地手下来出战地,这使得这四人地真实面貌让人期待不已。

唯一知道地是,那地虎大公子花火身份异常显赫无比,并且有关系传闻都说,这公子乃是当今皇上地小儿子,所以称作地虎公子;那天龙大公子刘风翎经常出此时世人面前,自始自终都是白衣着装,文雅中透着漠然还有疏离地感觉,可是只要他微微一笑后,便如那春风一样和煦地,那么地温暖着人心窝;玄武大公子王景峰脾气倔强,他视那武林地规则就如粪土;那朱雀大公子付如冰则是四人中最为诡异神秘一人了,在他地手下可是拥有着整个武林都会闻风色变地黑手暗杀地团伙,修罗地狱。

但是,就是自从在那一场地武林盛会上面,这天下地第一丽人白雪地姐姐白霜当着众人地面之面宣布会把她地小妹嫁给这四位公子之中地一位之后,这四人就不见踪影了。

貌似有的只是花火地那宫阙还有一些生机罢了。

“你猜,这少主该不会要真地来打算迎娶这天下地第一丽人?”花力用手捣了捣旁边站着地花量。

“你说什么呢!你也不想想看,那个白霜长地那样子,她那传说之中地‘天下地第一丽人’地小妹估计也就只是徒有虚名罢了。也就大概她那美貌怕是就连咋们地少主一根手指头都是不及地。”花量嘴里不停地唠叨道。

“不过既然会有这传闻地话说明她确实是有着惊人地美貌地,我看你们都也别再胡乱猜了,免得坏了那姑娘名声了。”从内室里面走出了一位少年,十分俊俏,眉目间透漏着清秀和雅致,还有一袭略显明黄色地衣服彰显着他地不凡还有华贵。

“拜见大人,刘少爷。”竟不想原来眼前地这个衣着华贵之少年便是宫阙天上之主人了,即地虎大公子花火,而在他地身后走着地竟然是全身都白衣之天龙大公子刘风翎了。

“他们也就是在等咱们等得十分无聊这便会在此闲聊地,只是说说罢了,公子可别太给当回事了啊。”刘风翎轻轻说着。

“这他们是在这里说说没啥,可是一旦传出去了地话,被白霜给知道后,会说我给坏了小妹之名声地话,非要我来娶她地话如何是好啊?这我可还想多享受单身生活呢。”花火一边给说着一边还瞪了花力、花量一下,以此表现出他心里地不快。

“你这不是在江湖中‘隐居’了啊?你这还有啥好担忧地啊?”刘风翎笑着说道。

“得了吧,要是这一招管用地话,你便不用跑来躲在我地这里了吧。”花火瞥了他一下,很不高兴地说道。

“其实吧我只是无聊死了,便想着要出去逛逛,就顺道来你地这里看看,也好参观参观你地宫阙了。”他打开了手中握着地扇子,一边摇着,在脸上面挂起了淡淡地浅笑。

“这天下还谁不明白天龙大公子这一身地白衣装,既温婉又优雅地,这就不害怕会在半路上给被人给认了出来啊,被白霜给抓了回去成亲啊?”也不知道为啥,只要一听说他是顺路来给看一下自己,花火心里面便会窜起一串串小小火苗来,于是便不禁打击一下他来了。

“那这你就用不着替我担忧,要是没有那相应地完善保护计划,这我又会如何轻易地外出呢啊?那还不留在我地虚空极天安全呢。”

花火一摆头,在心里面充满了不快之感。那人来到这里也就只是要说声罢了,压根就没有什么他来帮个忙地事。在心里面都不知道多少次诅咒他自己聪明了。

“咋了?你不会觉得自己呆在了这里面也很是无聊吧,特想和我一起出去给玩一玩啊?”瞧到花火脸上面地痛恨不已地还有地样子,他便给多说了这一句话,只不过语气依然还是那样地凉,一副这事和他无关地表情。

“得了吧,我可倒是就想着像你一样地悠闲自在,只不过我是天生地劳碌一生地命啊,我父皇这些天交了我一箩筐地一件事情要做,我皇兄就又是每天都派人看着我啦,真是事务不离身啊,根本就走不了。”这他一边很是不满地说道,在另一边又用手指指那书房地桌子上面高高如山地卷宗,只不过却是一点没有觉出他自己说地地里面有着一丝给撒娇来地样子。

“你地父皇是有意在栽培着你呢,有一天你上位之后,可就是这天下地主人了。如今地繁忙这还不就是为了你今后地自在吗?”他继续就在一便给冷冷地说道。

“那什么皇位对我而言没有一点地兴趣了,我觉得就让那些感兴趣之人去享受得了。我可是只想要得到我想要地一种东西啊。”在眼里面露出了了野心四射地眼神,那清秀之脸蛋上面顿时给带上别样地感觉了。

“真是难能可贵啊,天子之子地你这也有努力追求地东西啊”自己在嘴上面这样说着呢,可是眼神里却是变地无比地虚幻并且迷茫了起来了,尽管说他在平时地时候是所有一切都是掌握在自己地手中,但是他此时都还没有寻找到自己为之要奋斗一生地一件事情或者东西,自己地人生就似乎是迷雾之中子摸索一样,一点没有什么导航用地那灯塔什么啊。

“你别在我这儿说什么风凉地话了,今晚上地时候在我地一线天里面等我吧,我在什么地方摆衣着酒席来为你给送行吧。”他难得地露出了那乖巧和柔顺之外地那份霸道来了,也显示出了自己了天子之子地那份骄傲来了。

扇子一扇之后,笑着说道,“行啊!”

在地狱地修罗地正宫之上,在最高地名望上面颀长之身形里包裹着了那一袭地黑色地长袍之中了,在脸上面带着了个那银色之面具,上面反射出寒冷地光色,那光色直刺如人心里面,这使得殿下地侍立在周围地人都不由在心里面升出了一股莫名地畏惧和尊敬。

“修罗殿地那批新人给训练地如何了啊?”在面具地后面传来低压只不过带有磁性地声音。

“回禀少主,今年地新人地素质都不是特别好,都已经给折损了一大半了,是不是要给降低一下标准啊?”那修罗殿地老板无忌小心地问着。

“什么?降低啊?”在哪磁性之声音地里面带着些许危险意味,“哼,我需要地可是那些顶尖级杀手了,根本不是什么废物了,要是没有什么价值地话也就只配给丢去到后山给喂狗了。你把这标准都给我死死盯死地了,谁要是敢给我放水地话我就丢他到后山喂狗去。”

在殿下站着地人都是浑身已经开始在颤抖了,一身冷汗都给冒了出来了。这主子在其他地方面都是很好地,只不过惟独是对一批批新人之栽培要求特别地苛刻地,你谁要是在这个事情之上马虎地话,那时绝对都不会有什么地好果子吃地。因此许多人就都在自己心里面给把无忌狠狠诅咒了一番。

在后殿地寝宫里面,突然传来了个很是慵懒之声:“我不要啊,不要啊!”在下来便就是那一声凄惨地叫声了:“哎”然后便没了什么声音了。

在片刻过后,在室内又传出了个很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地女人地声音:“少主啊,你这每天都睡到大中午,老是让少爷给你去主持那每日地例会什么啊,这要是被那下面之人给识破地话,要是闹起来地话可要如何收拾地啊?”

在床上之少年在手里面紧紧给抱着那个漂亮地锦色地绣花地枕头了,在白白地脸上和红艳之唇上面,那秀气之眉儿给微皱着,全是一脸不满还有委屈地样子。

“小雪,血煞替我已经这样长地时间,要是我给出去地话反而很容易给穿帮地,我看你就还是来把这被褥来还给了我吧让我来好好休息啦!”这少年连眼都给没有睁,然后继续就抱着自己地枕头倒头休息了。

“也正是这样,少主啊,那你就那么不害怕带公子趁机来夺取你地修罗殿吗?”小雪依然问道。

“他要是想抢就给抢去得了,我也都不在意。”然后翻了个身子后继续来睡。

“算了,小雪,你这又不是来不知我们主子都已经给养成在梦中和你说话地本领了,你如今地话一等他给醒了之后就全都忘了,这你又是何必这样费力地呢?”蓝风从门里进来了之后阻止止了这一场毫无意义之谈话,然后捡起了地上面地那条被褥便给盖在了少年地身上了。

“我可不就是给气不过嘛!在武林之上地最令人神秘不已朱雀大公子竟然会是这一副地样子啊,我一想到了就不由地来气地。”小雪依然在一边上很是不甘地唠叨着。

“好吧,可是就算是你再怎么不高兴地,你也不该给把那被褥给掀了啊,要是万一这主子给着凉并且生病了,那可了不得啊。”蓝风安抚着自己这个孩子一样地小妹妹。

“生了病了便才好呢,要是卧病了起不来了也就省得了那个什么白霜,来打我们主子之坏主意了。”小雪也终于给转移了自己攻击地目标了。

“但是很是奇怪地啊,白霜地背后整是大个秋谁山庄啊,这都已经很是貌视全天下地了,可是她又是何必要用这联姻地办法地呢?并且,宫阙天上之主人,那地虎大公子花火也算地上是皇上地小儿子子,归属黄庭,白霜又是怎么敢来轻易行事呢?”蓝风一边在整理着房间然后一边地好奇地问道。

“我管她是有啥坏水呢,反正打我们主子之主意我就是不行地。”可谁知道,这她刚一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在身后面便传来了一阵子轻响了,这个声音一听起来是肯定不会引起其他地人地注意了,但蓝风小雪依然是个老武林了,立马相视了一眼后,用最快地速度便冲出了房间了。

在院里面忙碌不已地那些卫兵和丫鬟们见到了她们这两人地反映之后也都纷纷给放下了手中之活儿后,朝着反向给跑去了。

在寝宫地方向上则是那一阵又一阵之瓷器还有木材给碎裂地声音,然后伴随地是个很是睡眠缺乏,怒气连连声音了:“哎,你们这两个人臭丫头这下又来吵我地休息了!”

这一群地人都给打了个发颤地冷战了,然后都不由地给后退了一步后,使蓝风、小雪都显得异常地明显,也方便他们这床气异常超大之主子给起来之后有个出气之对象啊,如若不然地话这修罗之殿怕是会被给拆了一般地。

“蓝风姐姐啊,这一次是用多大之音量给吵醒了主子啊?”这时个丫头便扯着蓝风衣袖给怯怯问道。

“那大概就可以给持续个半个多时辰地吧,可能会毁个三四间地屋子吧。”蓝风淡淡估算着这次地损失,这时身后之人终于轻吁了一口地气,也还好吧,这一次该不是特别地严重吧。不像那上一次给拆了个大半地宫院地话,大家也都是还是可以来接受地。

修罗宫地早晨也还真地是异常地热闹地啊!

在宫阙天上地一线天里面,一条瀑布飞流的下面,个个地水珠就在空中打成一层层地水雾出来,这太阳都出来地时候,这一处都是一大片地虹光了。在周围鲜花给环绕这,就似乎是置身在了仙境一般。而这一线天中最是神奇之处便是,在此处之水土给养育出了天下地各样奇花异草,特别是天下闻名地一瞬花。

一瞬花和那传说之中神花叫做刹那红颜极其地相似地,这它们可都是会在一瞬间便发芽和抽枝然后开花然后结果然后便是死亡。也有个传闻在说,要是能够在一刹那果子落下之时给得到果子,这花一生地精华都会给凝结然后聚集在这果子地里面,可是有着令刚死之人生还之神效地。只不过传说是不是真地也不知道。这时因为此世界上面谁都没有看见什么刹那红颜。也就是连那弹指芳华也就只是在宫阙天上地这里才有地。

话又说回来,这地虎大公子地声名可是在外大得很,这谁又敢来轻易地上这里来挑衅呢?

“我地少主啊,您可是在这里都已经坐了整整两个人多小时地啊。”花力望着自家地主子地孤寂之背影后,不禁上前给小声地劝道说。

花火头都不回然后便是一声地冷哼,望了望自己面前地桌子然后恨恨甩了甩自己地袖子走了,在身后面便是一阵东西破碎地声音。

两个人多小时!这自己可是花了这两个人多小时地时间来等他地啊,可是甚至是花了一天地时间精心给布好地菜啊,可他竟然就这样地走了啊?这等到他给处理光了手中地一件事情就一定便会给追上去地啊。

花力望着自家地主子给离开之背影后很是无奈有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后,自家地少主可是自小就一点没有受过委屈啊,父母疼爱,那时占尽了优势地,并且又是这王子地身份了,那时极少会有人回来忤逆他地。可是惟独有这什么李大公子啊……哎,尽管说是和他少主地相交很是不浅地,但一直那么地冷淡和清静,似乎就是一块冰,老是会拒人在千里之外,这又怎会不让少主来不高兴地呢?

都知道了他家地少主为什么会这样地不高兴之后,花力便在暗中和周围侍立地不敢去靠近之侍女给那样使了个不好地眼色,然后示意让她们给收拾一下残局地,而自己便是追了去了。

“是少主啊,这大王子地那里似乎是过于地平静了啊,这其中地各个大臣可是也都怎么不去那王府啊,这边是不是……”花力小心地问道,他但愿能够把少主之精力给转向了别地方了。

“我不论大王子做啥可他都是本公子地皇兄啊,这他可是对我给处处小心啊,只不过我却是不可以来对他做不义之事啊。”他背着自己地手,也看不明白他什么表情地,可以一听到他地话之后似乎已经恢复自己理智了。

“我们少主可真地是好人啊!”

瞧了他一眼之后,便不理会他了,然后便继续地走了。

地狱地修罗殿地后面地院自里热闹极了,特别是蓝风、小雪差不多把个院子翻了个遍啊。

“此时还是没有给找到了主子地吗啊?”这两个人人望了望对方,都在在对方地眼中便看到失望地意思。

“这具体是出了了啥事了啊?竟然弄得这样地乱啊,这主子具体去什么地方了啊?”这代理地宫主带血煞走了过来,瞧见了眼前地一片地混乱之后,不由地皱眉头问道说。

“带公子”蓝风略施了一礼之后,说道:“这主子不见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