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外星小特工与天外魔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阳光灿烂暖洪洪地映照着美国东海岸地区,牙买加湾之滨相距纽约市27公里之遥,纽约市昆斯区又名皇后区,肯尼迪国际机场(JohnF.KennedyInte

ationalAirport)是全世界最负盛名的一座国际机场,这座美国东海岸全球最大航空港的城中城布局规模犹为独特:高空之中俯瞰地面,方圆二十平方公里的跑道和停机坪近收眼底,喷气引擎巨大轰鸣声不时呼啸响起,一架架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航班频繁起降,法航协和式超音速客机犹如一只尖嘴金属巨鹰犹为瞩目……

曼哈顿市中心相距十五英里开外,机场专线巴士以半小时一班的车次往返于机场侯机大楼和格兰德中心车站之间,肯尼迪机场公共汽车经营权隶属挂靠纽约地铁车站联合下属的一家短程客运服务公司,凯里公共汽车公司分理处的机票预定随时可以拨打二十四小时通宵服务热线电话,多年以来,泛美航空公司的客流业务生意兴隆,肯尼迪机场与莱弗茨大道、基尤花园、联合公路等地铁站之间,一部部卡迪拉克豪华大巴呼啸穿梭于布鲁克林、曼哈顿、霍华德海滩车站附近繁华喧嚣的金融闹市,格林公交服务公司经营的巴士车辆来来往往也往返于机场和市区之间,出租车往返曼哈顿中心和机场需耗费一个钟头,相较之下,地铁疾驰而至时速最快,纽约市区前往机场的旅客大都选择乘坐地铁直达机场侯机大厅……落日余辉之下,城中城沐浴着一层金黄之色犹如一颗璀璨明珠,侯机大厅四面登机通道连接处一片熠熠生辉:六架大型豪华客机的流线型庞然机舱不约而同地泛起了银白色金属光泽,此时此刻,第七候机大厅内一片人声鼎沸,无数西装革履、白色休闲杉和牛仔服的金发碧眼、黑头发黑眼睛、卷发黑皮肤身影犹如潮水般地涌向三个即将开放的登机通道,一名名来自世界各国的旅客摩肩接踵地拥挤不堪,伴随着丁冬一声响起悦耳时钟声,一名金发女郎柔和悦耳语音广播重复响起:“女士们、先生们,环球航空公司第800号航班波音747飞机直飞扎伊尔首都金沙萨,请抓紧时间检票登机,还有最后十分钟!还有最后十分钟!”

下午五点,H11号门哗啦一声准时开启了,一名金发蓝眼的漂亮空中小姐身穿蓝色制服和蓝色迷你套裙亭亭玉立地站立一旁,她热情地微笑招呼:“环球航空800航班即将起飞,欢迎搭乘本次班机……”脚步纷乱作响,登机通道内又一阵煦煦攘攘地人流涌动,一群非洲和美国乘客行色匆匆地拥挤而过甬道转弯处……转眼瞬间,侯机大厅之内的黑压压旅客人潮渐渐散去,六个美国小帅哥张开双臂轮流上前相互紧紧拥抱了一下,结伴而行了数千公里之遥终于该分别了,曹·剑右手拍了拍麦考利·林肯的右肩之头,他双臂紧紧一搂老伙计:“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让中华民族的传统祝福伴随你一路旅途平安。可惜我们不能与你上路同行,我倒是向往已久那黑色大陆上的草原风光和海明威笔下描绘的自然魅力!”

“多多保重啊!”五个美国男孩齐声嘱托道,H11号金属活门即将关闭,一名空中小姐大声催促道:“快点!这里马上要关门了!”

旅客人流渐渐散去,曹·剑、列明·赵、约翰·邱、迈克·沃伦和本杰明·沃伦依依不舍地挥了挥手,麦考利·林肯右手提着一个棕色旅行背包匆匆奔入了金属登机通道,目光投去不约而同地流露出一丝无限深情……

侯机大厅之内彻底一片空空荡荡了,义无返顾地一起转身离去,肩并肩地行色匆匆直奔九号出口方向,五个美国男孩的簇拥身影消失了……H11号登机检票入口处,黑色高根皮鞋得得几声清晰响起,空中小姐随手关闭了金属活门,她目光纳闷地喃咕了一句:“这个小子好面熟啊,我似乎以前曾经见过,没错,我和他的确有过一面之缘!”

H11号登机通道左转大弯尽头直通世界上体积规模最大民航运输机的舱门,伴随着耐克鞋冬冬冬一阵急促作响,少年军医疾步穿行脚步而过,机舱大门渐渐浮现了金属甬道尽头,一名蓝色制服的亭亭玉身影探身舱门之内,华人空姐迎面之下忙招呼了一句:“快!就剩下你一个了!”蹬蹬蹬几声耐克鞋急促回响金属底板之上,华人空姐砰地关闭舱门,一个箭步冲刺而入登上了800号航班,金发小帅哥得意地欢呼了一句:“感谢上帝,风水轮流转,今天又是同一时刻……”与此同时,肯尼迪机场第九侯机大厅地下停车场内,一辆白色雪佛兰牌小轿车嘎地一声右转大弯上了直通地面出口的坡道,私家车的驾驶座上,另一位机场女服务员双手紧握方向盘,她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没错!又是这小子,四年之前,我曾告诉他,外面是纽约!他独自一人似乎搭错了航班,但也可能认错人了,貌似的太多!”波音747宽敞机舱内的双排软座上坐满了来自扎伊尔、刚果、中国和美国的乘客,麦考利·林肯缓缓穿行而过坐骑之间的甬道,高跟鞋得得得几声响嘎然而止左旁,一名空中小姐棕色卷发之下赫色眼球目光魅力迷人,她连忙上前微微一笑:“需要我帮忙吗?”

“哦!不必了!我的座位就在前面!”麦考利低头瞥了一眼机票,他右手一指前方:“瞧!那个空着的软椅就是我的座位!”

“我觉得你似乎有些面熟!”空中小姐面色纳闷地嘀咕了一句,她面色诧异地又道:“我似乎曾经见过你!”

“小姐,谢谢您的美意!我是第一次搭乘您所工作的班机!”他目不转睛地笑了笑道,麦考利·林肯忙加快脚步奔了过去:“这一次绝对错不了!”

“的的确确,我们第一次见面!”空中小姐彬彬有礼微微一笑,她忙手握讲器大声宣布:“欢迎搭乘本次国际航班,直飞扎伊尔首都金沙萨!”

猛然之间,机舱之内响起刺耳地迈克尔·杰克逊的摇滚乐声又嘎然而止,他手忙脚乱地忙给MP5数码随身听接上耳机,空中小姐放下讲器微微叹了口气,她心头彻底明白了过来:“没错!那年也是头等舱之内,他和我的儿子现在一样大,前面座位上那个穿黄色大衣的男士就是他的老爸,我果然没有看眼拙!”

天色渐渐阴沉了下来,一辆重型拖挂卡车牵引着一架波音707客机徐徐远去机库方向,刹时之间,波音747客机庞然巨大的乳白色金属舱体疾速滑过八号水泥跑道,转眼瞬间,全球舱体规模最大的空中客车渐渐收起了机头和双翼之下的轮式起落架,伴随着尖呼刺耳地呼啸声,豪华宽体式班机腾空而去就犹如一条白色巨龙直冲云霄……

万米高空万里无云彻底陷入了一片漆黑,波音747客机风驰电掣高速飞行穿云破雾就犹如一支巨大的离旋之箭,此时此刻,宽体式机舱之内平稳自如就犹如地面之上安居于家中,客机机头驾驶舱内,机长全神贯注地掌控着操纵杆,副机长目光聚精会神地注视着精密仪表,同稳层航线之上,机组人员时时刻刻都不敢掉以轻心……晚上七点三十,机舱两侧一排圆形舷舱之外时常掠过微弱星光,800国际航班机舱之内一片静谧,旅客们相继瘫软软椅之中昏昏睡去,果断利索地摘下耳机关上MP4随身听,麦考利·林肯面色凝重地叹了口气,凭借自己的聪慧和惊人记忆力,他火速摸出手提电脑将保存的相关科技资料彻底删除了……

两天以前,一封神秘的邀请函发到了朴里茨镇寓所,从巴西丛林缴获的纳粹余孽科技资料具有非常珍贵的研究价值,金发碧眼的他才荣幸地得以出席这次在内罗毕举行的私人会议,尽管如此,心中却始终难以舒坦下来……

阳光灿烂之下,蓝天白云点缀映衬着那地平线上白雪皑皑的乞力马扎罗山,非洲大草原一望无际广阔无垠,一群一群斑马、羚羊、长颈鹿自由奔放追逐嬉戏,犀牛臃肿老迈的灰色厚甲身影依稀浮现于树丛之中,海明威名篇笔下描写的气魄力和好莱坞经典大片中的激情演绎只有身临其境方能体会地出来,非常遗憾,自己只能独自一人前往人类祖先起源的神秘大陆,回想童年时代的哪次遭遇,自己也许命里注定还将面对意想不到的不速之客,麦考利·林肯不得不及时采取措施以确保万无一失……

美国尚无开通纽约直飞内罗毕的班机航线,自己惟有选择扎伊尔共和国首都金沙萨临时中转一架小型专线客机,他完全可以胸有成竹地信任自己的超强记忆力和自行研发的某种口服液:威廉的私人研究又有了突破性进展;自己方能收到来自海外私人机构的荣幸邀请,从巴西归来之后,卷轴的玄妙逐渐激活人体潜能将是一个漫长过程。

夜空之中月光皎洁渐渐亮起了黑暗的天际苍穹,满天繁星犹如无数指引归途方向的璀璨明灯,肯尼迪国际机场外的停车场上停满了颜色各异的私人轿车和机场巴士,一辆军用悍马车轰然一声发动引擎颠簸上路了,双手紧握方向盘猛地右打,他款款开口道:“非洲气候炎热,野兽出没横行,原始丛林和草原上深藏着无异于南美原始丛林的凶险与杀机,多年以来,这片人类祖先起源的完整大陆之上始终无法摆脱天灾与人祸,各国政局动荡不安,经济基础脆弱,战乱、饥荒、贫困和疾病犹如国际性的大瘟疫,地方势力和部落武装出没无常,恐怖、凶残、血腥时常上演,两年以前,卢旺达大屠杀遇难者达到了八十万人,图西族武装对胡图族人杀戮决不亚于二战时期的法西斯主义,尽管只有一个月时间,想想独自一人上路远赴大西洋波涛汹涌之彼,那是地球上又一片险象环生地原始处女地,我自然永远牵肠挂肚地放心不下这小子,毕竟比纽约可怕多了……”

“当年这小子错搭了另一架国内航班就是从这个入口误入纽约的,现在看来真是命里注定了!”迈克·沃伦目光一瞥曹·剑,他哑然一笑道:“这次面对他的不期而遇恐怕远更意想不到和难以预料,愿上帝保佑他,大金刚永远只是好莱坞导弹欺世盗名的科幻……”

“放心好了!”本杰明·沃伦右手推了推金丝眼镜,他面色坦然地笑了笑:“埃里克哥们七个一定已经先由伦敦抵达内罗毕了,有他们接待负责联系转达私人包机,无须过于担心,顶多明天早上到家的时候,我们就能接到他从肯尼亚首都打来的国际长途电话。”

“阿非利加洲的深邃之处完全可以想象一下去年的南美丛林!”列明·赵叹了口气道,他忧心忡忡地又道:“多年以来,出生入死又同甘共苦,咱们如何舍得就此宽心地匆忙离别呢”

“卢旺达内战已经结束了!埃塞俄比亚早已恢复了和平!利比里亚内战还在白热化,即使索马里还有反政府武装,乌干达境内的圣灵抵抗组织出没无常,这些匪徒显然都威胁不到这次旅行!”约翰·邱面色凝重地开口了,他款款又道:“扎伊尔又名刚果金,这个世界最大的金刚石产地曾经爆发过内战,这么多年以来,尽管冲伯集团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但这个国家的内部局势却并不稳定,不过只是中途转机而已,但我感觉还是不可以掉以轻心。”

“说的没错!我记得前中非帝国皇帝曾经特地从这个国家聘请过一位著名训兽专家为其训养猛兽效力,据外界盛传,食人暴君倒台之后,一些中非帝国残余军人潜入了扎伊尔境内的丛林永远失踪了。”曹·剑目不转睛地说道,他心血来潮地又道:“等我们返回朴里茨的家里再来研究好了,我倒想了解一下中非帝国的覆灭始末,关于吃人暴君残余部队的下落和结局,这是我最想关注的谜底……”

半个钟头过去了,纽约市区的一幢幢摩天大厦渐渐远去一望无际田野东北方向的地平线上,悍马车嘎地一声急转颠簸上了右方立交桥,本·沃伦瞥了一眼右手腕上的电脑表,他右手推了一下眼镜:“时速九十公里,我们明天凌晨就可到家!麦考利做飞机也没我们快!”

天色阴沉了下来,一路之上,军用越野车内始终喋喋不休地议论纷纷,对于中非帝国恐怖血腥遗留下的历史迷团,怀着好奇心,一行人渐渐发生了浓厚兴趣……

大西洋百幕大群岛万米高空之中,800航班呼啸着穿梭于一朵朵乌云之中,波音747客机宽体式机舱之内顶壁上亮着一盏盏白光柔和的小灯,旅客们瘫软双排式座椅上昏昏睡去,猛地睁开了一双机警聪慧地蓝色眼睛,麦考利·林肯从噩梦之中惊醒了过来,他拍了拍胸脯道:“感谢上帝!我在飞机之上,纽约市区出现大金刚永远不过好莱坞拍摄的科幻片而已!”

机舱之内一片安详静谧,忙检点了一下随身行李,麦考利小声嘀咕了一句:“只要联合国秘书长签发的介绍信和英国小伙伴的私人信笺不丢失,这次旅行终将一帆风顺。作为这次大会会场的保安,埃里克和莱克他们一定将准时赶到内罗毕国际机场迎接……”夜色朦胧笼罩压抑着整个亚利桑那州荒原,朴里茨镇上的一幢幢哥特式小窗口楼陆续陷入一片漆黑之中,小镇西南之处的漆黑之中依然亮着微弱白色灯光,英国式庭院小楼的电脑娱乐室内,曹·剑、约翰·邱、列明·赵、迈克·沃伦围拢注视之下,本杰明·沃伦双手十指熟练操作着键盘,超级卫星电脑显示器上刷拉一下亮起了高清晰全屏视频,音箱之中响起了智能系统的金属语音解说之声:……非洲中部地区通常包括中非共和国旧称乌班吉沙立,法属赤道非洲于1966年宣布独立,戴维·达科当选中非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同年,陆军司令让·贝德尔·博卡萨发动军事政变上台就任总统,大权独揽残酷镇压一切反对势力,1976年,空军司令奥布卢将军发动政变失败惨遭杀害。1979年,博卡萨总统加冕称帝建立中非帝国:奢侈生活和加冕典礼使一个本来就最为贫穷落后的内陆小国经济彻底崩溃,人民生活无法维持引发抗议示威,毒打和残害无辜贫民竟公然针对手无寸铁的孩子,一百多名学童惨遭屠杀甚至沦为暴君的盘中餐并喂食宠物狮子、老虎等猛兽,这些赤裸裸的犯罪事实震惊了全世界,博卡萨皇帝还亲手杀害了另一批儿童以食其肉。

联合国强烈谴责这种举世震惊的暴行,大赦国际人权组织也投入了秘密调查,死难者遗书最终成了博卡萨罪恶发指暴行的有利铁证。

在位统治期间,安图亚冈将军最为凶残,中非新政府恢复共和之后,作为最为吃人暴君最为残暴的走卒曾一度被捕,两天之后,一群前中非帝国皇家御林军人劫狱救走了忠心耿耿追随的前司令官,当日傍晚,利比亚空军直升飞机接应之下,前中非帝国一个连的武装人员消失于南方邻国扎伊尔境内的原始丛林内……

……

空气似乎凝固了,多媒体电脑娱乐室内陷入了一片沉闷压抑之中,五个美国小特工目光凝重地陷入了默默无语地思索之中,超级卫星电脑显示器屏幕上不断跳跃切换着动态和静态视频,华裔少年指挥官轻蔑地冷冷一笑起来,曹·剑哼了一声道:“若这个疯子真的有了实力必将是全人类的威胁,他的野心何止只有非洲大陆!”

“这么多年了,我看他们早已成了野兽的美餐了!”迈克慢条斯理地一笑道,他双手一摊又道:“总不至溜到金沙萨的大街上盯上那个金发小鬼,再来一次犯人跟雄师搏斗。”

“我看没必要开这种杞人忧天的国际玩笑!”列明·赵面色坦然地说道,他双臂一伸又道:“既然美国商务代办处派人接待并联系专机,我看咱们还是放心上床呼呼大睡吧,明天下午,我们自然将准点接到来自黑色大陆的国际长途电话!”

“我隐隐约约有些古怪预感!”约翰·邱开口说道,他面色严肃了起来:“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过现在还很难说,不能妄下定论!”

“别说了!我和你似乎有些心心相通!”曹·剑右手一挥道,他眉头一皱:“克罗斯,我看还是等明天看看情况再说,若真是空穴来风,他一定通过数码全球通手机接通本的电脑表……”

“威尔逊,我明天将动用一下刚刚升级的超级芯片搜索一下非洲大陆,他的一举一动都可以落入我们的监控!”本·沃伦回过头来右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他神了个懒腰又打起了哈西:“我现在似乎就步入艾丽丝曾经造访的仙境了……”

片刻之后,英式小楼二楼窗口的卧室灯光彻底熄灭了,伴随着客厅之内的布谷鸟电子钟十二声悦耳鸣响,五个美国男孩纷纷返回各自卧室上床安歇。

奇光沐浴之下,发光球体疾速掠过荒原:金属舱内沐浴着柔和白光,一个金发帅气身影面对着舷窗:小镇上亮如白昼:一部皮卡车和悍马车停于道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