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青莲26387

听书 - 青莲如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青莲记得,这是她入宫第五个年头了。这深深的后宫之中,皇帝除了皇后,也就她和庶妹如萼了。皇帝元乾继位后,只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朝政的变革上,但因为力量不及太后,变革还是失败了。元乾因此将自己幽居御花园后涵元台的春香堂。对于后妃的殷勤,他只是视若未见。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有个女人能来春香堂,安慰他一番的。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妃子莲妃。但莲妃因为顾及妹妹的感受,始终对皇上若即若离。她知道皇帝的心,但就是不敢靠近。但这一日,莲妃还是过来了。到底是他的妃子,她对于他不利的处境,总不能无动于衷。

元乾身边的太监王功,见莲妃来了,便进来回皇上。元乾听了,默然就道:“让她回去吧。”王功听了,就出去回。他刚走出书房外,但听皇上又道:“且让她进来吧。”莲妃进了来,瞧着书房昏暗,就上前给皇上行了一礼。口道:“臣妾给皇上请安。”元乾也就看了看她,说道:“其实,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莲妃听了,就问“皇上,屋子昏暗,为何不开窗户?”

元乾就道:“朕心情郁闷。见了那亮光,朕反气闷。”

莲妃就道:“皇上不是怕黑的么?”

元乾听了,就看了她一眼,缓缓道:“莲妃呀。朕知你是个谨慎之人。此番你究竟为何而来?”元乾苦笑地看着她。

“皇上,臣妾是谨慎。但臣妾也不想看到皇上难过。”

“嗯?如此说来,你现在是来安慰朕的?果真如此,那朕会觉得欢喜。”元乾幽幽说道。

屋子昏暗,元乾不许王功开窗户。此时元乾心情抑郁,没有留意到莲妃微红的面容。“皇上。安慰皇上,令皇上开心,亦是臣妾的本分。”

元乾坐在龙椅上,将头微倾,侧脸对着青莲。他凝视着她,身子一动不动。“青莲。朕只想知道你的心。你可知,朕一直都很寂寞?”说着,他缓缓伸出手,示意青莲走近。“为什么是你?”元乾伸手抚上她的面颊。

“什么?臣妾不懂皇上的意思?”元乾拥着青莲,青莲靠在他的臂弯,缓缓问。

“青莲,你懂朕吗?”

“皇上指的是。”

“青莲。朕很痛苦。很长时间,朕宁愿一个人孤独,一个人痛苦。朕将自己封闭起来。但你还是走进了朕的心。为何是你?朕到现在都很疑惑。”

青莲听了,心口一阵激荡。她讷讷地要开口。“听了朕的话,为何不迎合朕?你若是有如萼一半的热情,朕要将你日日带在身边的。”

“皇上,您要是臣妾的迎合么?”青莲低问。

“朕希望你主动。”

“臣妾知道皇上心里伤心,臣妾是来劝慰皇上的。自古胜败乃兵家常事。臣妾希望皇上及早振作!”

元乾听了,就笑了一笑,说道:“这个朕也懂。”

青莲听了,就站了起来,看着封闭的窗户,对皇上说道:“皇上,您真不想开窗户么?”她立在一边问。

元乾叹息了一声,说道:“开吧。”

青莲听了,就伸手轻轻一推,屋外的亮光霎时穿透了整间书房。甜湿的空气扑面而来。“皇上,臣妾心情不好时,却喜欢开着窗户。”

“为何?”元乾问。

“心情不好,若再关上窗户,人只会生病的。开了窗户,让屋子里四处透着敞亮,看着精神也好多了。”

元乾就道:“你无须担心,朕会发奋的,朕只是暂时的消沉。”

二人正说话,就听王功又在外头回:“皇上,东静王爷来了。”王功口中的说的东静王爷,自然不是已去世的老东静王,而是还未成年的元清。老东静王去世后,元清就成了第二代东静王。

听说弟弟来了,元乾就道:“让他进来吧。”

元清也就规规矩矩地进了来,到了南书房,元清一抬眼,见莲妃也在,便跪在地上行礼问安。元乾就道:“起吧,坐下吧。”元乾指了指下首一把椅子,叫元清坐下。元清却不敢,依旧伺立着。

元乾就叹:“这都是阿玛将你们教导的太循规蹈矩了。朕叫你坐,你便就坐。”元清听了,方才坐下了。莲妃见他兄弟二人说话,就对元乾道:“皇上,臣妾不如还是走了吧。”

元乾就摇头道:“无事,不如就这里坐着。”莲妃听了,只得也坐下了。元清说着,就又拿眼看了一眼莲妃。但见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衣裳,颈项间挂了一块通透碧玉的翡翠,冉冉坐着,目光温暖明媚,见了只让人心里生出几分好感。仿佛觉察到元清的目光,莲妃不禁将头朝他转过去。元清随即就将眼睛垂了下去。

“近日,你书读的怎样?”元乾问。

“臣弟边习论语,边学外文。”元清这样答。

元乾又问:“你字写得怎样?”

元清听了,就有些不好意思,他对元乾道:“臣弟的字儿却是也不好看。先前,阿玛在世时,也常说起这个。臣弟也时常拿了那颜真卿柳公权的字迹临摹,只是进步不大。”

元乾听了,就道:“这字可是要练好。咱们赫尔霍真氏的人,能写一笔好字的人,可是不少。”

元清听了,就道:“不如,皇上给臣弟引荐其中一位,臣弟出了宫后,就拜他为师。”元乾见元清说得郑重,便点头微笑道:“他们都是忙人。每天哪里能挤出时间教你写字?朕看,你不如还是先学着临摹。”元乾将这话题儿又绕回原路来了。他也意识到了,就看了看莲妃。他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对莲妃道:“莲妃。你的字儿就很不错。小楷篆书什么的来得。你不如教东静王写字吧。”

元清听了,也就又规规矩矩地看了一眼莲妃。莲妃就笑:“可臣妾在宫里。早晚不得出去,哪里能教东静王呢?”

元乾听了,想了一想,就道:“你且将你素常写的那些字,找出几张工整的来,交给东静王就是。”元乾又对元清道:“你出了德仁殿,就跟随莲妃去繁花宫。”

莲妃听了,就叹:“皇上。想东静王身边,能写一手好字的定也不少。何必一定要臣妾呢?要是让宫里其他地方知道了,还只当臣妾有意显摆呢。”

元乾就笑:“朕知道你只愿躲在后面。所以朕非要让你走到前头来。况且,这宫里人人都知你的字好。太后也是夸赞的。你瞧瞧皇后,不过就会写几笔连着的草书,弄得那些外国的使节都知道。那些公使夫人们,还一心问皇后求字。真正,那些夷人哪里能懂中国书法的奥妙呢?”

元清听了,已经朝莲妃半跪下,口道:“莲妃不惜赐教,小王感激不尽。”元清不过十岁出头,对了莲妃说话,却装作一副老城的模样。莲妃不禁想笑。

“好。待会出了德仁殿,你就随我去繁花宫拿。”

元乾见了,便微微一笑,点头道:“如此就好。”

莲妃和元清名分属叔嫂,按理,是该多避嫌的。但元清还未成年,还是个孩子。因此莲妃只将他当小弟弟看待。她领着元清到了繁花宫门前。墨梅见了,上前就对元清行了一礼,她又对莲妃笑:“主子。东静王爷怎么回了咱们这里?”墨梅之前在仁寿宫太后那里伺候过,所以见过元清。

莲妃就笑:“说来也是可笑。”因将东静王过来拿她誊写的小楷带回去临摹一事告诉了墨梅。墨梅就笑:“这可是风雅的事。”莲妃请元清坐下,又叫墨梅端茶上点心。她自己则去书房找誊写小楷的宣纸,将纸装订起来,外表上看起来像是一本书的样子。莲妃将‘书’放进一个蓝绸的匣子里。

元清虽是个孩童,但坐有坐样,站有站样,很显稳重。这喝茶就低头,神态安静。吃点心时嘴里一点声儿也不发出。莲妃将匣子递给元清,笑道:“我所写的,都在这里了。你回家掀开后,可不要取笑才是。”

元清听了,赶紧就道:“臣弟不会取笑。”元清接过匣子,恭恭敬敬地又对莲妃行了一礼,方才出了繁花宫。莲妃便叫墨梅前去送一送。看着元乾的背影,莲妃却有点怜惜他起来。老东静王年过四十后,才得了元清。元清是东静王和侧王妃刘佳氏所出。元清之下,还有两个弱弟。虽然他不过十余岁,却挑起管理东静王府的大任来,也真是难为了他。他自小迎来送往,这少年老成的,也不无道理。

又隔了几日,莲妃却在繁花宫里接到了一封信。这信是龚氏写来的。龚氏在信中说,自打自己和如萼二人双双入宫后,她便随了文居易去了江苏。原来,文居易曾是翁玄礼门下弟子,与汪鸣銮、张骞等人被称为翁门六子。得知翁玄礼辞官回了老家常熟,因还有要事,所以文居易着意赶去常熟看望,此番才回京。龚氏信中说到,皇上得了翁玄礼的引荐,近日要在德仁殿见一见文居易。到时,或许青莲和如萼在宫里能与老师盘桓。

青莲心想:老师一向志在救世,遇事也敢言。这若是和皇上话语投机了,或许就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了。青莲便又继续往下看信,在信的末尾,龚氏加了一句:此番回京,他们还带了盼生同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