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女孩不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谢菲,在走廊的声控灯下,如猛虎恶跳,只为补好,那双差劲的拖鞋。

荷法,抬起手,拢住耳朵,她在听风与风的对话。

奔奔,壮着胆子,用鞋后跟,轻轻踩了身后帅气男生一小脚,可他,只是礼貌地缩脚,然后无声无息。他让她失望。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她绞尽脑汁才想到,她应该回头看一眼,他有多帅,可不可以当饭吃。

她身后早已空无一人。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每秒都让人乐于忙碌,至于收获,她们无权奢求。

梦的两端总是好的,开头大约美好,结局恍惚解脱。

原来河的对岸还是河,人生的对岸也还是人生。

我们说希望时,已经准备好哀伤。

谢菲大笑着,跳出那群孩子。她将他们骗了,而且绝对是体无完肤的那一种。她说她会魔术,然后变走了他们的钱包。那群被富贵压垮的胖小子,异想天开般为着这漂亮女孩痴迷,然后,又要迈着,让人吃惊的缓慢步子追骗子。

谢菲,此时,已经坐在肯德基里,安然地喝着雪顶咖啡。今天,她的收获真是不小。

那群胖小子经过那扇窗时,谢菲将满口的咖啡,喷到对面的中年人脸上。然后,她犹如痴迷般地望着,那些咖啡结成断线的珠子,汩汩流下,多少会有些心疼她的咖啡吧?

“唉……”她发出一个情真意切的哀叹。

忽然,她望见了,他那只几乎要被撑死的荷包。她开始微笑,像一只,偶遇肥大嫩鼠的小猫咪。她费了些小思量,取出那块崭新的手帕递了过去。天知道,她是看在荷包的面子上。

肖汉在这一连串的脸色变化里专注的看着对面的女孩子,良久,他接过那块手帕,又开始若有所思的擦着脸。最后,他同样发现,荷包以及近在咫尺的小靓妹,不知在哪一秒,早已人间蒸发了。

人头攒动的大街上,谢菲看不到危险。她掂了掂手中的皮质钱包。咧出晶亮的小兽牙。如果,里面最高币值为1元,就凭这个厚度也会是100元,真是财运当头,势不可挡。

什么东西?夹带着一股五级风,偏偏地停在了她面前。不过,她的心情正好,她准备主动让开。她向左,不明物体向她的左,她向右,不明物体向她的右。就算是人口浩瀚,思欲拥堵的二十一世纪吧,也不至于,时时保持水泄不通吧。

她终于,终于,舍得,抬起那张生花笑靥。这个世界如此之大,只有她倒霉无度的上演狭路相逢。不过,这一次,可不是勇者胜,因为,她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勇者。不过她知道,今天是个黄道吉日,所以,她依旧信心十足。

“看,那是什么?”她扯着嗓子狂喊。当街回头率99%。

肖汉果然下意识的回头,时机成熟,岂有不逃之理。可是,她的身体在回转的瞬间,发生了耐人寻味的僵硬,那几个胖得让人心痛的小男孩正向着她虎视眈眈,他们断了她的退路。

此时,左面是墙,右面是柱子,后面有追兵。智慧的人脑权衡利弊,主动扑入,再次上当,并已完全知情的中年帅哥身边。她一狠心,挽起那只被面料不错的西服,包裹着的胳膊。肖汉再一次被这女子震昏,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他和她已由刚刚的势不两立,一跃,成为同仇敌忾。

“需要帮忙吗?”肖汉煞有介事。

“当然!”谢菲理直气壮。

解决掉几只小胖子,肖汉夺回的荷包瘦身成功。谢菲望着那只荷包心痛不已。

“看来,下面的时间是属于我们的了?”肖汉目光闪烁。谢菲只觉得贼意渐浓。

“嘻嘻……”她礼貌的微笑,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小缝。那通常是产生智慧的时刻。防狼三十六计迅速在头脑中飞过,“当街求助”蹦得最欢,可是一个小偷用这一手,未免会遭遇引火自焚的无妄之灾。时代不同了,向狼低头也是很必要的。她慢慢低下头,智慧者是可以,在智商形式高低上,作出让步的。但这内涵,亦不必以诚相待。于是,在她低头那一刹那,抬起尖利的鞋后跟,狠狠地,踩上中年男子的脚。她的原意,是要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只可惜,时间与条件皆不允许。

她的奔跑速度不是吹的,那是吸的。

那可是跳蚤起跳的速度啊。

一阵钻心的疼痛过后,肖汉的眼前“孤身远影大街尽,惟见满城之车天涯流。”当他低头巡视痛脚时,更是再一次,为这小女子的功夫所深深折服。她留下了一个鞋跟。需要找到她,会比王子找灰姑娘更难些吧?答案不容置疑。

夜幕让人寒心地落下,没有家的感觉,如同死亡。谢菲的影子,像一只幽灵,飘进那间小小的出租屋。十分钟后,泡面的做作香味,溢满了一室,她只吃了几口,便睡得很熟了。

凌晨3点,谢菲推开窗,寒气,同样无家可归的寒气,急急地拥了进来。

突然,啪的一声响,她心头一惊,回过头,是空荡荡的小屋子坑坑洼洼的泥土地面上,新造访而来的大块墙皮。她慢慢地合上窗,将白天的收获,小心翼翼地塞入罐子,然后埋了起来。

清晨8点,灰尘在阳光下疯狂舞蹈,谢菲凝视着孤独与绝望。当全世界集体告别贫困时,她真不忍,给这个地球抹黑,可是,这与生俱来的黑暗源源不断的涌出。对于如何杜绝,她一直都黔驴技穷。

然后,她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她换工作服的时间总是很短。因为,那是独一无二光环下无可挑“替”。她认真地穿戴好,她的唯一。在给自己加油三次后出门。

这个泱泱的世界,总会教唆着她失望。她一次次地失手。只因为她的水准太高,仿佛命中注定一般,她生活在社会的地下室,却拥有着,如巅峰般的行贼道德准则:一不偷老,二不偷贫,三不偷善,几乎无人可偷。要解释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吗?她成了最最经典的范例。

当苍天决定不负有心人时,她似乎得到了机会,希望那不会是肤浅或弥高的昙花一现。一只“款儿”,西装革履地走出莲花。

他们最重视和最易忽视的都是财。

谢菲轻松地看出漏洞。她奋迅而行,对于目标,她总是喜欢单刀直入。

她顺利地与款儿擦肩而过。一切只是精妙绝伦的擦肩而过。可爱的小牛,终于可以获得水草丰美的食物。那里雨水充足,甚至有小草生长时,骨骼拉伸的声音。

她……忽然,她忽然被什么东西,从俯拾即是的美好中拉了回来,她挣扎却惘然。为什么幸福总会是如此的浮光掠影,窝囊得不堪一击。

“我们又见面了。”一个愉快的声音欠揍地来凑热闹。

她这里应该没有熟人,她吸进了过多的肯定,反而变得头晕脑胀。

真是冤家路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