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邪王一生的挚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夏国、北国、洛国,三国鼎立,谁也不能小觑,各国都有各国的优势,想要消灭对方也不是那么简单的。然而,洛国的国王野心特别大,一心想要统一三国,想要当霸主。夏国与洛国相邻,所以洛国常年征战夏国,经常骚扰夏国的边境。

而北国人口少,地广人稀,异常寒冷,生存条件十分艰苦,离夏、洛两国都很远,而且北国国王也不好战,所以与夏、洛两国交往也甚少。

洛国有高连城、高连池两兄弟,二人都很善战,武艺高强,有勇有谋,给洛国打了很多胜仗,洛国国王也很重视他们,洛国主要靠他们去侵略夏国王。

然而夏国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他们也不会让人任意宰割的。他们有护国将军赫琊,还有贤相祁洙。

夏国,在一家不是很大的小米行里,许晴儿被舅母指使着做这做那的,还时不时的受到舅母的指责与谩骂。

而刘铮铮,也就是许晴儿的舅母,却端着一杯茶悠闲的做在椅子上,还不停的说着:“你看看你,连个桌子都擦不干净,没吃饭,是不是?你就不能有点劲啊?别一副我们家很亏待你的样子。”

刘铮铮就是这种没事找碴型的,有的时候对待一些员工也是这样,总变着法的想要克扣员工的工资,有些员工就是受不了她这样,被她给逼走了,而有些员工为了养家糊口,没办法,只能在这受气。

而许晴儿,对于这个蛮横的舅母已经习惯了,她从小就受到她这种对待,如果不是舅舅,她应该早就被舅母赶出去了吧。

“啊呀,都说了,让你用点劲,没听到是不是?要不是因为你舅舅,我早就把你这不顺眼的东西赶出家门了,唉,真是晦气。”

“你呀,真是扫把星,自从你到我们家来,这米行的生意是越来越差了,我看呀过不了几年,非得关门不可,你出生就把你父母给克死了,可别来祸害我家,我一定要把你这扫把星给赶出去。”

许晴儿已经听过这些话不知道多少遍了,她每天都要听舅母唠叨一遍,反正只要哪天她不找自己麻烦,太阳就要打西边出来了。

虽然许晴儿已经对这些话都能倒背如流了,但是她一遍遍的听到,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如果自己的父母在世,自己肯定不会这么辛苦,不用过着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即使生活可能仍然艰苦,但是和父母在一起,至少是幸福的吧。

许晴儿虽然过着这种寄人篱下,每天被舅母的谩骂中,但是她仍然没有失去自我,始终保持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善良与天真,还有乐观,她相信自己的生活不可能永远是这样的,她要带着舅舅过好日子。

许晴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她很想狠狠的骂舅母一番,和她好好的理论一下,自己到底哪点做的不好了,为何她要这么讨厌自己呢,她又不是在她家白吃白住的,她也有在认真做事的,可是从小到大,舅母给她的只有痛骂,甚至会打她,她觉得舅母带她连猪狗都不如。

不过她还是忍了下来,她不想让舅舅为难,幸好这里还有个爱自己的人,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她知道舅舅在这个家也不容易,经常也会受到舅母的指责与痛骂,所以她不想给舅舅找麻烦,舅舅也不容易,不仅要忍受舅母的责骂,还要教导那不成材,没出息的儿子。

许晴儿看着舅母这张丑陋的脸,心想着舅舅这么英俊的人怎么会娶这般长相、还尖酸刻薄的人,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心里不禁为舅舅感到可惜,她觉得配得上舅舅的应该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子,想着想着许晴儿就摇了摇头,再次为舅舅感到惋惜。

刘铮铮见许晴儿这副表情,又是白眼又是摇头的,就生气,又指着许晴儿骂道:“你这死丫头,是不是在骂我啊?有本事你说出来呀?别这副表情,看你这长相,一副狐狸精的样子,我看你呀,以后也只有勾引男人的命,谁娶了你真是倒霉了。”

许晴儿已经有16了,容貌也越是出落的美丽,大大的眼睛,让人看了一眼就能够陷进去,高挺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嘴,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还有那白皙皮肤,摸起来应该也很舒服。

刘铮铮虽然已经三十几岁了,但是对于自己未曾拥有这样的容貌而懊恼,所以她也总是嫉妒许晴儿,恨不得将她的脸刮花,不过这种伤人的事,她还是不敢做的。

许晴儿没有理会自己的舅母,只是埋头擦着桌子,她也是懒得理她。这时候米行的一个伙计跑过来,对着刘铮铮说道:“夫人,不好了,赌坊派人来说,少爷输了好多钱,让你带着钱去赎少爷,要不然的话就剁了少爷的手。”

“什么?竟然敢剁我宝贝儿子的手?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不就是输几个钱吗?走,快带我去看看?”刘铮铮生气的说着,也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可不能让儿子受到一点伤害,一根头发可不能少呀。

许晴儿不禁在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舅母疼爱儿子是出了名的,不过像她这么溺爱自己的儿子的,应该很少吧。想到许杰,也就是刘铮铮的儿子,许晴儿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不愧是其母就有其子,这许杰和他的母亲一样,自私自利,而且长的肥头大耳的,他并没有遗传到许亦忠英俊的外貌,反而把刘铮铮的丑陋给遗传过去了,对于这一点许晴儿很是好好奇。

而且许杰还好吃懒做,好色,好堵。看着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总是看的心里痒痒的,总想着把她给弄到手。

垂涎美色久了,也就把持不住了,终于有一天许杰想要对许晴儿下手了。

他把许晴儿骗到一个废旧的柴房那里,然后把门关上,欲对许晴儿做非分之事,许晴儿害怕的大叫起来,幸好许亦忠刚好有事路过,才没有让这种事发生。

许亦忠将儿子和许晴儿带到大厅,让许杰跪下,指着儿子痛骂道:“你说说你,还真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来啊,在外面寻欢作乐,沾花惹草也就算了,竟然在家里也不安分,竟然想要对晴儿……唉,真的是,作孽呀。”

许杰不服气的说道:“爹,她在我们家白吃白做的,就应该要对我们家有所回报嘛,我这样是看得起她,才这样做的,换成其他人,我才不会这样呢。”

许亦忠听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说这种混账话,生气的打了儿子一巴掌,这是他第一次打自己的儿子,许杰捂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在他的眼里,父亲一直都是一个软弱,什么都听母亲话的人,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他,他也是被父亲吓到了,而站在一旁没说话的许晴儿也是被惊讶到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