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大家族的恩怨26422

听书 - 萌宠娇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Z国的A市是全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也是文化最为深厚的历史名城。它背靠景泰山面向博奥大海使它占尽了地理优势。

在A市有很多进去全国企业前50强的企业,而律氏的地产,林氏的电玩,安氏的服装更是进入了全国前十强。更为令人敬畏的是他们背后都有从军政界退出来的老前辈。虽说是退出来但是微信还在,那个要是在军政界说一说话那必然是要变天的,而且这三大家族出来的人从政的是要政,经商的是商业巨头。没有纨绔子弟出现。

A市的景森别墅群是在景泰山中间个个不同的平地根据地势建造的别墅群,它是的A市最为著名、最为巨大的别墅群没有之一。能在这里住的大多也都是官员政要和商业巨头。而凡是住在这里的人只要出去都是能在A市上呼风唤雨的的大人物,没有几个人敢惹得起的。

当然不排除景森林别墅群内的各大家族内斗。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林家、律家。虽说两个家族在历代就有纷争可也只是毛皮的小事,可是在林志宏和律严这一代的时候确实斗的你死我活。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起方当时轰动一时的“林安律之恋”这也是豪门政要都知道的事情。不过也是一个林家的天之骄子——林志宏,一个宋家家的豪门名媛——宋安雅,更何况还有一个律家的大公子——律严,这三人都是当时的大家族中的姣姣者,想不让人知道也难。

也就是这件事之后,便是林律两大家族之间矛盾白热化的时间,自此争斗就没有停息过。

时间不知不觉,随着两大家族在商场上和政治上的刀光剑影中流逝,岁月在他们的身上的留下了痕迹。

比如:林志宏和宋安雅他们在去年年末终于迎来了怀孕的消息,这是他们结婚十一年期盼已久的宝贝,虽然再过去没有孩子的十一年之久的岁月里林氏夫妇也不曾因为这个原因闹过矛盾,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相亲相爱。律严和市长千金葛若然联姻,并在二年后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律怀雅,在结婚第六年生下一个小少爷——律元拓。结婚后两人之间相敬如宾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听说最近在升温。(据说葛若然在男女感情被伤害过)不过奇怪的是在这十一年中林律两家倒是斗出来了感情了,不只是他们两个因为彼此的才华互相折服的关系,还是因为宋安雅和葛若然的关系。虽然这些不在商场中体现,可还是能在两家夫人的交往中体现的。

总之,A市也再过去的11年中一直保持着全国经济收入第一的位置。社会上各种各色的人都为生活拼搏着,努力着把生活过好。

傍晚,通往景森别墅群的盘山公路被快要落山的夕阳装饰的非常漂亮,那落日的余晖挥洒在公路两旁在冬日里枝桠稀疏的桦树上,并透过桦树的缝隙散下一道道光斑,冬季里出去觅食的小麻雀也早早回到巢中准备休息,一切是多么的静寂安详。

这时一辆黑色大气的高档商务跑车飞快的驶过,惊起来树上栖息的鸟,一下的小鸟们展开翅膀从巢中飞啦出去唧唧喳喳的叫了起来,场面一下热闹起来,打破了之前的静寂。而在车中的林志宏他可不知道这些,现在的他正着急的回家看她快要生产的娇妻呢。

“刘叔你开快点,安雅她记着王记酸奶糕呢!”林志宏满脸急色的催着。

“少爷,这都快到家了,你要着急在说这已经是够快了。”老刘满脸无奈又藏不住嘴家的笑意,“少爷每天回家都是这样非要催几回,还好老爷明智自从少夫人怀孕以后便不让你开车了让我开,不然少爷你的驾照早就扣成零分了。”

“咳……刘叔你最近几年怎么变得和我妈你样唠叨起来没玩没了。快开别吧。”林志宏被说的无言一对,这刘叔的爸爸的老管家了,自己又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对于刘叔这么说林志宏也没生气只是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扯开话题。

“是的,少爷。”老刘也没有再说,老刘也是个懂的分寸的人只是暗自好笑,少爷一碰到关于夫人的事就会像个愣头青一样,真是不敢想象在公司时那个果断狡猾手腕强硬老辣的人是少爷本人。现在少年

的样子说出去说出去谁也不信。要不是他是看着少爷他也不信。

车里一时间静寂了,只是林志宏拿着手里买来的酸奶糕想在看着,老刘从镜子里看着少爷的样子慈爱的笑啦加快了车子的速度。

林宅内,一位大腹便便的斜靠在如天鹅绒质感的沙发上,两只手温柔的抚摸着高高鼓起的肚子,感受着孩子在肚子里微弱的胎动,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芒。

“少夫人,饭做好了,可以用餐了。”走过来的女佣叶子向安雅说到。

“时间还早,再等等吧,志宏快回来了,这么早端上来饭会凉的,吃了也不好,叶子你去忙吧。”宋安雅抬头看了看表发现才六点四十五,便对叶子说。

“好的,少夫人,你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帮你去拿点。”叶子看着米黄色的茶几上所剩无几的水果和糕点,安叹少夫人恐怕是已经饿了,可是全家人都知道好少夫人就喜欢等少年回来和少爷一起吃饭,没办法还是一会去问下老夫人吧。

“谢谢你叶子,不过这些就够了,刚刚吃过一点已经不是太饿,你不用忙了,你去休息一会吧,你也忙一天了!”宋安雅满脸笑意的指了一下桌子上剩余的零食对叶子说。

“好的,少夫人,那你要是饿了就叫我。”叶子看着宋安雅真的不太饿的样子就没在说什么。

“好的,你去吧。”宋安雅微笑的回道。

宋安雅看着叶子离开的什么突然想到不知道父亲母亲饿不饿呢便叫回叶子说着“叶子,等等,你去问问父亲他饿不饿,饿的话就上菜吧,年纪大的人也不经饿的,还有打电话问下母亲的司机母亲什么时候回来。”

“好的,我这就去少夫人。”叶子折回来听了宋安雅的话,就转身向二楼书房走去。

叶子走到二楼的书房便,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便静静地现在那里等着老爷的同意,直到书房内林老爷子最后大笔一挥,写完最后一个字才收起笔,调整好呼吸,才说到“进来。”

叶子听到书房内穿出老爷浑厚稳健的声音后,才恭敬的推开书房的门,走到书桌旁边回道“少夫人,让我上来问问您饿不饿,什么时候用餐,让我们准备下去。”

听到叶子说起安雅,想起这么多年来她对他们二老的孝顺,林老爷子说话的语气也不由的温和几分,吩咐叶子“我倒是不饿,不过这晚饭还是尽早准备的好她一个孕妇不惊饿,去吧。”

“是的,老爷。”叶子听了林老爷子的话不敢多说应了声便回来准备晚饭去了。

“等一下,给夫人回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林老爷子想起自己老伴还没回来,便叫住了叶子。

“老爷,这个少夫人已经吩咐过啦,林木刚刚打去电话,说老夫人快回来了。”

“恩知道啦下去吧。”林老爷子没有说什么向叶子挥手,示意她可以下去了。

叶子退出门,轻轻的带上啦书法的房门之后。林老爷子书法中有坐了一会,变因无事便去书法中的洗手间,洗过手向楼下走去。

在叶子去二楼后,宋安雅也没什么事,便坐在沙发上,独自发起来忧愁,手轻轻的拍了拍肚子惆怅的说了起来“小宝贝,看妈妈现在多惨,自从你来了妈妈肚子里之后妈妈就没有自由了,唉你奶奶都不带我出去玩了,你爷爷也是全力支持你奶奶的做法,你爸爸更是不让这样不让那样,一大堆的规定妈妈为你都快成之小猪了。有你这个小鬼在妈妈可就不是第一位了”说着又幸福的笑着,“妈妈也很爱你呀,我的小宝贝你快点出来吧!妈妈可是很这期待呀。哈哈~”

“来小宝贝,妈妈带你走走,好不好”说着宋安雅一手扶着腰一手支着沙发毛绒的扶手站了起来,因为怀孕的关系宋安雅的身材看起来有些臃肿,但是却丝毫不减当年的风华,所以在经过努力站起来的她浑身上下更是多了一些初为人母的慈爱。使她在举手抬足之间更具迷人的魅力。

宋安雅穿着柔软的拖鞋,漫步在铺满羊绒地毯的客厅里,一手扶腰一手抚摸着肚子。

走了一会宋安雅觉得有点饿,抬头看了看表才刚刚7点,有点郁闷的对着肚子说“宝贝,妈咪好饿,你爸爸还不回来,我还有想吃的酸奶糕了。”

突然间宋安雅“哎呀”了的叫了一声。

吓得的在客厅工作的女佣兰姨忙丢下手里的工作着急的跑到宋安雅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问道“少夫人,您怎么了,不舒服,我先扶你去沙发上坐下来,我这就去叫赵医生过来看看。”宋安雅在有几天便到预产期了,林志宏和林老夫妇特别吩咐家里的人看好宋安雅,家里早也请了医生住家里。

宋安雅在女佣兰姨的帮助下坐回了沙发上,一只手抚摸着高高的腹部,一只手拦下要转身去叫赵医生的兰姨,满脸欣喜的笑意的说“兰姨,你不用忙,我没事,你知道我刚刚是因为宝宝她踢我了,她能听懂我说的话了,哈哈”说罢又对着肚子温柔的笑着。

一旁的兰姨虽是听了少夫人的说,笑了笑,又不敢大意,便说道“少夫人,这是好事,可是你这快到预产期了,实在是大意不得,我还是叫一下找医生吧。这要是有个万一可不好。”

宋安雅安静的听着兰姨的说觉得有几分道理便点头道“那兰姨麻烦你了。”

“少夫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呀,这是我们的该做的。”连忙谦让了几句兰姨转身便向外走去,去找赵医生。

宋安雅看着兰姨离去的身影对着肚子说到“看看到家都很关心你的宝宝,一会爸爸回来和他一起分享刚刚这个惊喜哈哈。”突然安雅又感觉手所抚摸的肚子鼓了一下,惊喜的不住抚摸着肚子说道“宝宝,你听到妈妈说的话了对不对,宝宝也想爸爸了对不对,宝宝乖乖的和妈妈一起等爸爸好吗?”

兰姨急忙的向客厅外走去,刚刚出客厅门口变碰上了,刚刚到家的老夫人和一起去的司机何计。

林老夫人看见阿兰急匆匆的模样奇怪的说问道“阿兰你干什么去,什么事这么急。”

阿兰看到老夫人叫她,便是停住了脚步,语气快速的回答着老夫人的问题“少夫人,刚刚胎动了,不知道有没有事,我这是去请赵医生过来给少夫人看看怎么样。”

林老夫人听了,阿兰说的话,听到自己疼爱的儿媳妇有事,一时间慌乱起来,但是是很快镇定下来。让阿兰快点去找赵医生,自己则把手里的淘回来的东西全都交给何计,快速的小跑进入客厅,奔向安雅。

“安雅,刚刚阿兰说你胎动了,现在怎么样了,快让母亲看看。”林老夫人快步走到安雅身边坐下。

“母亲,你不要担心,母亲你知道吗,刚刚是着小捣蛋鬼踢我了哈哈”不怪安雅这么激动怀孕八个多月宝宝一直在她肚子里面没动静,虽然母亲志宏总是安慰她和医生都说没事宝宝很健康,可是就算这样她还是有些担心,这次的胎动又惊又喜。

“虽是这样说一会还是让赵医生看看的好。”林老夫人还不放心拉着她的手,仔细的观察着安雅的脸色,看到安雅面色红润和嘴角掩不住的笑意才确定安雅真的没事转而又欣喜的用温暖的手抚摸着安雅的肚子。

“哎呀,我的奶奶的小宝贝,快来让奶奶看看你是不是想你妈妈说的那样哈哈。”对着安雅的肚子摸又摸的说着。

突然安雅和林老夫人惊喜的抬起头互看了一眼。

安雅忍不住的带着喜悦对老林夫人说“母亲你感受到没,她听到你说话,她又踢我了。”

“那还用说,看来我们的小宝贝是个聪明有礼的小家伙呢,哈哈”林老夫人怎么感受不到呢,她的小宝贝孙儿刚刚和她打招呼呢,想到着林老夫人开怀的笑着。

“对了,若然今天没有带着她家那个小家伙来吗,哈哈,那小家伙每次来都要盯着你的肚子看很久呢,私下我听若然可是说她家开拓可是要让我们家宝贝做她的新娘呢?”林老夫人想起今天没见若然和律开拓便笑着问安雅。

“她呀,说是快过年要带着怀雅和开拓回她爸爸家一趟今天就不来了”安雅谈起这个好友也不免开心几分。

就这样林老夫人和安雅在客厅分享着宝贝给她们带来喜悦。聊着关于宝宝未来的事情一时间,客厅里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林老爷子洗过手从二楼走下来,看过这一幕,虽是不忍心打扰,可还是插了进去。

“你们母女两个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林老爷子看着两个亲如母女的婆媳,聊的这么开心,不由问道。

“父亲,您下来了,你得腿脚不好,快坐下吧。”安雅关心的对林老爷子说着。

“坐什么坐,安雅刚刚胎动你这个在家的人都不知道,就是该罚。没有完成我交给我的任务。”林老夫人对老伴忍不住的抱怨。

“什么?安雅这么大的事怎不和我说声呢!现在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林老爷子不愧是从过军的就是不一样,敏锐的抓住了其中的要点紧张的问。

“父亲,你别听母亲的话,没那么严重,我的身体我还不清楚吗,母亲逗你呢?”安雅的看了母亲一眼,无奈的解释道。母亲总是这样喜欢逗父亲,偏偏父亲这样聪明的人总是上当。想起这个又想起自己和志宏,又甜蜜的笑了。

林老爷子听了,便和林老夫人两个人争论起来,安雅娴静的坐在一旁听呢,嘴角挂着无奈的笑意。

这边林志宏在刘叔刚刚停好车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向客厅走去手里还提这一小盒酸奶糕,路过门口看见何计浑身都是购物袋走向储藏室忍不住的问了句,“你今天怎么自己拎这么多,怎么不找人帮你。”

何计想也没想便说“老妇人刚回来看见兰姨从里面跑出来,一问是少夫人不舒服是去请找医生的,老夫人便把东西交都交给了我,其他人都在忙只好我一个人拿了。”

林志宏这时只听见少夫人不舒服这几个字,顿时脸色就变了,急忙向客厅跑去,连手里提的酸奶糕掉在地上的都不知道。

这时停好车的刘叔提这车子里剩余的酸奶糕走过来,看着少爷狼狈离开的背影以及散了一地的酸奶糕。莫非是少夫人出来什么事。

这样想着便向何计问“少爷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

何计也不明白怎么回事边说边思考“刘叔我也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怎么我一说完说就,对了就是话,我好像说啦少夫人不舒服。哎呀糟糕。”

刘叔听完一副无奈的样子“算了,赶快找个人把地上的酸奶糕打扫一下,我进去看看。”

说着便也走进啦客厅,留下何计一个人虎头虎脑的在那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