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太玄六扇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东玄域,大乾王朝东都,黄鹤书院。

清晨,李小闲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依旧是一间简陋的木制结构屋舍。

黄鹤书院占地面积很大,不过李小闲住的地方,却是一处毫不起眼的杂役堂,平时负责书院西边廊房的卫生。

窗外的老柳树抽出来嫩芽儿,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交......踏春交友的季节。

昨天晚上,小片警李小闲穿越到这个世界,经过长达半个时辰的确认,彻底接受了没有系统爸爸的现实。

并且与原主的灵魂记忆相融,仿佛游子归巢,两者像是本身就是一体的,如今因穿越变得完整无比,不分你我。

“只是此时的自己有点丑啊,黑不溜秋……还好名字毫无意外的是一模一样……”

李小闲苦笑,继续整理记忆。

这个大乾王朝很多制度与前世的大唐相似,即使是建筑或者穿衣风格也处处可见大唐的痕迹。

但是世道很乱,妖魔横行,人死鬼活。

并且从李小闲十七年的人生阅历中,得知大乾王朝在东玄域只是三个王朝之一。

“大伯秋后问斩,伯母与堂姐也被打入死牢,自己则被贬为贱民,书院也容不下自己,今日必须离开书院……”

望着窗外的柳树,李下闲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昨天有官府来到黄鹤书院,让书院交出前身。

前身才知道大伯出事,并且连累他被贬为贱民,书院责令他卷铺盖走人,因此想不开上吊自杀。

他对于父母的记忆很模糊。

没满四周岁,大伯李言开始抚养他,有一个抠门的伯母,以及一个水灵灵的堂姐。

十三岁时,伯母变着法想把他赶出家门,大伯悄悄托人找关系,将他送进了黄鹤书院混口饭吃。

听大伯说父母在一场妖潮中双双失踪,多半是死了。

没有父母......消化着记忆,李小闲心里稍感欣慰。

众所周知,父母不在的主角才一切皆有可能。

记忆继续深挖……大伯二十岁考取武官,雷打不动的一直任锦州府银牧署校尉。

名头听上去有点长,其实就是一名粗鄙的正八品武官。

主要职责相当于一名银行押运官。

锦州府是大乾王朝的东都,人杰地灵,美丽富饶。

三日前正逢大雨连绵,京师从锦州调拨一批军饷,由他负责押运。

不料半道上,遇上一伙贼匪。

一翻打斗,击退贼匪,万没料到三十车军饷不翼而飞了。

这军饷饷银可是刻着“乾元通宝”的官银,全部由白花花的银子铸成大锭,共百万两。

百万两饷银丢失,朝野震动,刑部第一时间将大伯打入死牢。

一拳能打死一头牛的硬汉大伯,当时就软了。

下个雨,遇上劫匪,劫匪明明被击退,军饷见鬼似的原地消失。

大伯在死牢中,如实相告。

“经过就是这样,随行的同僚都可以作证。”

“OK,VeryGood!李言!你当我刑部是孩童乐园吗?来人,大刑伺候!”

刑部一口咬定大伯贪墨军饷,严刑拷打大伯逼问军饷下落。

我真的不知道啊,打死我也没用……

李小闲能想象到大伯李言当下的处境,估计心态肯定都崩了。

尽管没有证据证明大伯贪墨军饷,但百万两饷银却是在大伯手上丢失,这可是死罪。

李言等押送军饷的官兵,秋后问斩,男丁发配边陲充军,女眷五日后充当官妓。

自己作为李言的大侄子,虽没有被发配,不过却被贬为了贱民。

这天下的贱民可不像李小闲前世的古时,而是脸上要刺字,由官府进行拍卖,犹如猪狗。

……

此案已过去三天。

“贪墨军饷?这案子好熟悉的说.....大伯八成是被人陷害了!运送军饷为何要在大雨天?劫匪又是怎么知道严加保密的军饷运送路径?”

李小闲边想着,边打来一盆水,洗了把脸,他猛地发现脸盆边上的乳白色藻皂沾水很快的在溶解。

然后他立即把藻皂丢进洗脸盆。

“大乾王朝的洗涤用品除了草木灰为主要成分的木皂,就是天然湖水的矿物质,也就是这种藻皂。如果没错的话藻皂应该是碳酸钠,极易溶于水。”

望着藻皂飞快在水里溶化,李小闲当时就明白三十车军饷为何会不翼而飞了。

“藻皂制成锭,然后涂上银粉……劫匪只是障眼法,真正的饷银在运送前就被掉包!”

“假设这个推理正确,假银肉眼难辨......但是重量怎么解释?运送饷银,肯定要过秤。藻皂制作的假银瞒天过海,可能吗?”

“冷静,冷静!”

李小闲深吸一口气,“现在要做的,第一是不能入贱籍;第二想办法搞到饷银案的卷宗。”

“铛铛~”

忽而一阵钟声响起。

这是书院每逢考试时日的钟声。

……

黄鹤书院注重指导学子自己去读书,自己研习经典。

为了保证学习质量,书院会定期考试,以检验读书成果。

今日恰逢考试诗词,诗题是春雪。

学子们已经陆续走进书院的考堂。

李小闲虽不是学子,但在书院混迹打杂了四年之久,认识一些学子。

此刻,书院管事未正式把他赶出去,他站在通往书院大门的走廊旁边,等待着一名胖子。

不多时,有位穿着儒袍的滚圆身影,姗姗来迟,走进书院。

依照规矩,学子们要住在斋舍,不过这胖子是个例外。

他叫陆子期。

锦州为大乾东都,陆子期的父亲是东都少尹,四品大员。

李小闲在书院扫地四年,有次陆子期与一帮学子发牢骚,隐约得知他的父亲一直与其顶头上司东都府尹面和心不和。

而此次饷银被掉包,李小闲凭着前世从警的经验,东都府尹有很大嫌疑。

饷银是官银。

官银的来源主要是税收,征收来的银两再溶化一次,炼出新的银锭或者银块。

然后刻下标志的字样或图案,从而方便入国库管理。

这个过程称为“火耗”。

是指碎银熔化重铸为银锭时的折耗,或是银锭溶化为碎银的折耗。

火耗成为了官员和军队将领贪污的主要手段。

但是整整三十车饷银,谁有这个能耐一口吞下?

除了锦州一把手的东都府尹,李小闲想不出第二个人。

可是怀疑归怀疑,必须找到有力的证据。

假设饷银案的幕后大黑手就是从三品的东都府尹,那么想洗涮清白,首先要看到此案的卷宗,并且必须要找一个半斤八两的对手。

这位陆子期的父亲正好是最恰当的人选。

只要自己能够见到他……

“陆少,陆少。”

死胖子,昨晚又在哪喝花酒了吧……李小闲舔着脸走过去,有模有样的给陆子期作揖:

“陆少,小的对陆少大名仰慕已久,一心想跟随陆少左右……”

“得得得,你谁啊?”陆子期不耐烦的看了眼李小闲。

“呃,我是书院的杂役。”

“小小一个扫地的也想做本少跟班?哪凉快哪呆着去!”

陆子期说完,头也不回就往里走。

“陆少……”李小闲不要脸的追上去。

“滚!”陆子期双眼瞪得滚圆。

“陆少,今日的诗题是否为春雪?”李小闲的黑脸绽放人畜无害的笑容。

“正是!奶奶的,别说你还会作诗?”

“嘿嘿,陆少,小的已经为你准备好一首。”李小闲依旧笑着道。

老话讲,不打无把握的仗。

李小闲之前得知今日考试的诗题是春雪,当时就想到前世有关春雪的好几篇诗词。

虽然他只是书院杂役,不过也听说黄鹤书院只出过一首绝世佳作,这两届学子们的文章诗词却一直难登大雅之堂,一直被国子监压一头。

而眼前的陆少不管是策论,还是兵法,亦或者诗词方面,都是倒数。

“陆少,相信小的,小的保你这次考试能过关。”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