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书名《婚途》

作品简介:

结婚五年,他从未睡她,却跟小她三岁侄女滚床单!

她不死心问道:“盛锦伦,这五年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了?”

男人剑眉之下,眸光涌动令人不敢直视,“现在我证明给你,让你引产看着孩子死在你面前!”

正文

  八月盛夏,夜晚有些闷热。

  海城酒店,叶子青和丈夫盛装出席结婚五周年纪念晚宴。

  她不喜欢应酬,同宾客们打了个照面后,独自避开喧闹在阳台上喝酒赏月。

  “姑姑,我怀孕了。”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女声,让喝红酒的叶子青微怔。

  她的脑海顿时闪过个念头,大学交了男友。

  叶子青转身凝视小她五岁的侄女,努力淡定地问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是姑姑最亲近的枕边人。”叶小思明媚地笑了下。

  “是—锦纶?”瞳孔猛然放大,叶子青满脸的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小思,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姑姑,你何必还要自欺欺人,我和锦伦是真心相爱的,你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叶小思一身粉色小礼服,手却抚上微微隆起的小腹,“你还记得我生日那晚,为什么没有回家吗?那是因为我和姑父去了酒店。”

  那晚?盛锦纶确实没有回家!

  叶子青胸口一抽,心猛烈疼痛。这竟然是真的!

  亲人和爱人的双重背叛让她难以承受,叶子青恼怒上前抓住侄女的手:“小思,你怎能这样做……他可是的你姑父啊!”

  虽然她是母亲改嫁带到叶家的孩子,和小思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可她一直把自己当成叶家人。

  这些年,叶小思又与自己相依为命,虽然两个相差仅五岁,但是小思从小体弱多病,是自己既当爹又当妈的照顾她,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最亲的人会背叛自己。这比知道丈夫出轨还叫她伤心难过。

  “没错,他是我姑父,那又怎样?姑姑……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嫁给锦伦的。”叶小思不念亲情,甩开了叶子青的手。

  她冷漠的样子让叶子青感觉陌生,如同这些年养了个白眼狼。

  叶子青深爱着盛锦伦,这份爱一晃十年,可当年他娶她却不是因为爱而是恩情……

  “喜欢五年,结婚五年,姑姑,就算是千年寒冰也该被你捂化了吧?可锦伦他还是不爱你,不觉得你真的该离开了吗?”叶小思瞪着眼睛看着叶子青,一字一句如同刀子般扎她的心。

  “呵呵,大哥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叶小思,你还知不知道礼义廉耻?我是不会离开锦伦哦,你就给我断了这个念头吧!”叶子青不愿意看她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叶小思嗤笑出声,像看蠢驴似的看着叶子青:“姑姑,你等着瞧,很快锦伦就会和你离婚娶我进门,盛太太的头衔我比姑姑更合适!”

  “你休想!”叶子青愤怒地把红酒泼到了她的脸上,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姑姑,你是斗不过我的!”叶小思低语说完,抹了一把脸上的红酒:“我一定会嫁给锦伦!我肚子里有他的孩子,所以你休想阻止我嫁入盛家!”

  侄女决绝的话,让叶子青最后的一点点希望都破灭。

  她知道无论自己再说什么,都无法让小思回头。

  “你了犯错,我自然要替你父亲好好管教你!”叶子青在说这话时,毫无没有察觉她嘴角上的阴笑。

  “姑姑,对不起,你不成全我们,那我就和孩子一起死给你看!”不等她反应过来,叶小思已经准备跃栏而下。

  叶子青吓的大惊失色,回身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姑姑……”叶小思惊呼出声。

  “小思,你别害怕,抓紧我的手,姑姑不会让你有事的。”叶子青不顾安危,死死抓着背叛她的侄女。

  “姑姑,你不答应我离开锦伦,我就死给你看。”叶小思出口威胁着她。

  闻言的叶子青手一僵,可她还是想要把小思救上来。

  叶小思见她没有答应自己的要求,眼中浮现一抹阴毒,恼怒说道:“叶子青,你听好了,锦伦爱的人是我,他永远都不会爱你的!”

  她奋力挣脱开叶子青的手,身体如同一条柔软的绸带,飘落而下……

  “啊!……”

  叶子青的手还保持抓空的姿势,看着她身体重重坠落后,鲜血骤然染红了小思的粉色礼服……

  在没有惊动宾客以及娱记们的情况下,盛锦伦带着妻子离开酒店。

  “叶子青,你心真狠,亲侄女都敢下手……”

  “不是我……跟我没有关系,怪她自己……”叶子青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男人说道。

  可她的话却换来盛锦伦猛踩油门,车子快速行驶在路上,叶子青望着表情冷漠的男人,真想夺过方向盘,让他听自己的解释。

  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盛锦伦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盛锦伦的车子缓缓在一栋占地几公顷的别墅大门前,放慢了速度。

  黑色雕花大门自动打开,车子绕过喷水池在老宅门前停下,而别墅前佣人们已经在此等候。

  白管家上前为盛锦伦打开车门,面对浑身散发着戾气的男人恭敬说道:“少爷,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吩咐周助理善后。”

  男人应答一声,不管女人抬步向别墅走去。

  叶子青看着男人的态度,从下车到进入别墅,她始终默不作声。

  突然雷声阵阵划破天际,雨滴悄然落下。

  卧室内。

  “不是我……我没有推她,跟我无关……”叶子青蜷缩身体在床上,一动不动。

  好好的结婚纪念日,却演变成她推侄女下楼。盛家人全部都在关心小思的安危,已然没有人在乎她了。

  泪水湿了眼眶,却因为她的倔强没有落下。

  不知过去多久,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叶子青睁眼望去,只见男人已经居高临下站在床前。

  五年以来,她没见男人笑过。

  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男人伸手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从床上拖拉到地上。

  叶子青的身体毫无准备重摔倒地,不等她痛呼出声,男人大脚已经无情踩在她的右手上。

  “啊!……锦伦……好痛,你不要踩了,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推小思下楼,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真的没有做……”她含泪望着盛锦伦,委屈解释。

  她的辩白在男人面前,显得格外无说服力。

  他不相信她的话,如果相信就不会这样对她了。

  “那这是什么?”盛锦伦俯身一把抓住她被踩伤的手,他缓缓垂下邪眸问道。

  如果和她无关,为什么她的手腕上会有抓痕,难道女人真把他当白痴了吗?

  “锦伦,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我……你听我说,这一切都是小思她设计好的,真的跟我无关……”叶子青极力辩解着。

  她对盛锦伦还存有希望,她是他的妻子,他又怎么可能不相信她的话?

  盛锦伦逼近她,微微眯下利眸:“跟你无关,那你手上的抓痕又是哪来的?”

  “这是我救小思误被她抓伤的,并不是我推她弄伤留下。”叶子青看着深爱人的质疑眼神,心里感觉一阵委屈。

  “人证物证具备,你还在狡辩?”盛锦伦仍然没有相信她的话,还在责备她。

  “我没有狡辩!我说的是事实!”她瞪着眼睛看着男人,脸色有些苍白说道。

  明明是小思的错,却全部归怪到她的头上。

  “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盛锦年柔声说道,刀削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温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