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天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天革》第二章 红衣女子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离开家乡的日子,细雨绵绵。在这里数日,虽被人不怎么待见,但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正所谓:“一朝别,席榻温思渡,难掩河流方,回探,回乡。”

陈炼似被塞了菊花般难受,直接晕死过去。等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

他挠了挠头,两眼噼叽噼叽眨了两下,回忆起昨日的事,格外恶心,瞧了下自己的手掌,满脸生疑,并没看出任何不同,只是心中似沉重之感压于其身。

陈炼喘息而坐,“靠,你个死熊猫,倒是挺会取暖,直接躺我身上就完事了?”一怒之下,陈炼愤然一脚踹了出去。

“咔咔咔,”别说熊猫被惊住,自己都无比错愕。要不是见熊猫的腿,似自觉摆动两下,还真不知道它的生死。

只见黑白照的动物倒挂于树,掐得动弹不得,却依然怒意究究,朝陈炼一顿茸拳乱挥。

“我成高手了?还是在做梦?”陈炼下意识地拿起边上的一块石头,准备自残。可似有不妥,还是换成手扇,来的比较和谐。

“啪”果然清脆,就差点没把他门牙都给扇爆了。

“靠,我真成高手了!哈哈哈。”痛喜大忘后,陈炼又立马恢复正常人的意识,树上熊猫踱步而来,有些木讷眼翻,盯了一眼阴晴不定的陈炼,一脸的懵逼。

陈炼叹思,首先他又不想称霸武林,独霸一方。其次他想的只是妻妾成群,富贵不能移。当然重要的是,自己一身武力与那飞碟有何联系?想到那场景,他就恶心挠肚。

那个“塞”字,陈炼若有所思地坐下。熊猫似邯郸学步,继续懵逼,顺手拿了根树枝在背后挠痒。

一个多时辰过去,“好了……终于……嗯,我什么都没想通!算了,熊猫兄再见,我走了。”熊猫见陈炼有要离他而去,奋不顾生,再次熊抱大腿,那种萌萌的眼神,陈炼觉得真心可爱。

“啪,急什么,你自己不是习惯了嘛!放心,我明天还来。”拍在其后背,熊猫似难言,可又觉话意已明,渐渐松开毛茸茸的小手。

回到茶楼,肩上抗着比往日多了尽一倍的木柴。再怎么说,老板见了也好搪塞一番。

“好你个陈炼,你死哪去了?你知道柴都没有,我都开始烧家当了!”

“啊……老板你这么任性?”

“任你个毛线……”老板突然打住,思量着,“怎么自己骂人的口吻越来越像陈炼了,不过倒是挺爽的。”

陈炼心里暗笑,“你个拔鸡毛的,终于被老子给同化了吧!”

“昨日去什么地方了?”

“老板,说来真是惊心动魄啊!我掉山崖了,你看裤子都几个洞了。”

“那你怎么不去死?我也没看你有什么伤啊!”

“哦,因为我挂半山腰树上了。”

“哟呵,你小子挂树上了,不会是你挂猪上了吧!”

陈炼心觉,“这话怎么跟某位名人的小品有些相向?老板都可以无师自通了?改天应该跟老板说,让他搞表演得了,开什么茶楼啊!”

见有客人到,老板赶紧上前一顿招呼,让陈炼回后院劈柴。工钱的事却只字未提,倒让陈炼纠结不已。

夜里,陈炼夜不能寐。双眼一合,就发现自己掉入一个无底的深渊,周围都是血色海水。中间耸立着巨大的枯树,无尽沧桑。

坐在床头,山区里渺无人烟,茶楼伙计不多,就是门口招待的小二,还有他一个砍柴的加一个厨子。所以冷清点,不过睡的地方也踏实。

陈炼伸出自己的手掌,上下左右,细细盯寻一番。想到昨日,又开始苦恼烦闷。

“会不会跟那电影一样,变成多重人格?又或是被控制?那性福怎么办?”

陈炼依旧没有放弃,倒腾了半天,得出了一个结论——割脉。不是自杀,而是抛砖引玉。再怎么说,陈炼也是个高学历的宅男。虽然人很贱,也很色,当然更是贪,但他有想法,蠢起来也是无人能及。

“呵呵,我可是个纯洁的处男,怎么说我也不能让不干净的东西,侮辱我的身体。至少得在我侮辱别人后再说。”猥琐的笑容,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我真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

果然当一刀划破,鲜血溅出,陈炼的身体忽然一颤。几滴血液飞起,紧跟着恶心的事又开始了。

陈炼恨意难消,恶心泛滥。因为那几点血液,绕啊绕,悬浮于空,然后变成了一张嘴。

“娘的,活的,那我还搞个屁啊!”陈炼当时被点爆了。

就在此刻,那嘴发出一声道“主人!”阴阳怪气,和陈炼的期望,差了十万八千里,要是个女声还能凑合,于是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有些不耐烦地问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能说明吗?我很没安全感。”

陈炼的表达,纵使这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也有些一时说不出个东西。

捋了捋思路,“嗯……”的一声,陈炼差点把晚饭都给喷了出来。不过还好,他定力不错。

“是这样的主人,谢谢你让我恢复,又让我能够破开封印。”

还没再说下去,陈炼就手往前一推的样子,“别,你解放了,自由了,也恢复了,我们两清了。你看,不如你离开我的身体好吗?”

陈炼的脑子里想的是猥琐的东西,要是个女的他还能忍,但要是个阴阳怪气,即便菊花遍地开,也和无缘。

他恰恰遗忘了什么,只等那东西开口,尴尬至极,想找鼠洞躲藏。

“主人,其实你的想法没必要,我在你体内,能第一时间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你看到我复原后的真身,应该就不会有那样的想法了。”

糗了吧!陈炼此刻真是糗大了。双眼干瞪,好不尴尬。

紧接着那东西继续道,“主人,我苦苦找寻了近万年的体质,想不到能够如此凑巧。昨日,怕主人一个原因,就不愿意,所以就直接进入了主人的身体,还希望你能谅解。”

陈炼有些不明所以,他还一直停留在前面那句,“如果你能看到我复原后的真身。”想到这里,陈炼有些无耻道,“我怎么才能看到你的真身?”

说完眼前一黑,等再次看到亮光,他已来到了那个梦中的世界。

周围血海无际,中间就一个地,那巨树根本没有半片树叶。从树后方冷不丁地传来了一声,“主人!”

陈炼吓了一跳,果然毫无性别可言。误以为是树发出的声响,赶忙后退了两步,从上到下凝视不停,却没感觉到丝毫的生机。

此时,从树后方走来一位身着红衫长裙的女子。那一刻,陈炼痴了,他还真没见过如此美艳妖娆。

陈炼一脸的络腮胡子,那种猥琐的馋意,根本就没办法掩饰,真像极了那些片中的大叔。

双脚嫩秀,洁净光泽,不带分毫土尘。来到陈炼的身前,娇媚中带着浅浅的微敬,柔弱中带着一缕圣洁。

虽有宽松长衫遮挡,却一点都影响不到,那限制级的玉姿。轻轻一倾,仿佛血海都要被抽干,巨树都要回春。

“主人,我是叫你主人,还是叫你公子?”两眼扇动,挑逗又似认真。看得陈炼口水如柱,却忘了自己到底是何人。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